張智霖寫了一首歌給兒子慕童。

「他很反斗,仍像剛出世替他改名魔童時一樣難駕馭。」

歌名《反斗奇兵》,他拿出iPhone,驕傲播放自製的MV給記者看,MV用兒子由小到大的照片剪接而成。

歌詞最後幾句:「若有天迷途失意,記住這天,有爸爸抱着作戰。」畫面見到Chilam抱起如餅印的張慕童,向鏡頭大笑,溫馨父子情,曲末仔仔甜聲說:「Daddy I love you.」

這個MV是私人珍藏,不會派台,張智霖不想愛兒樣貌見報,但其中一張穿上蜘蛛俠幪面戰衣,站在客廳凳上和爸爸玩,由於看不到樣,他讓記者借來刊登。

張智霖親自寫歌詞,送給魔童,一份用錢買不到的親情禮物。
    (婕兮亂語:好sweet的Daddy。)


放縱兒子的爸爸

四歲的慕童雙眼皮和張智霖一樣深,眼大皮膚白,有時剪了湯碗頭,有點像女孩子,酷似袁詠儀。

「我覺得他好似我,又有阿靚影子,我家人說他好似我細個,阿靚家人又說好似她細個。」所謂愛情結晶,就是這個意思。「我們與一般家庭無異,媽咪通常想他學多些,爹哋通常想他玩多些,我帶他踢波、捉蟻,最近買了藍色的ant farm,看螞蟻掘地洞,我和他一起玩這些。」

初為人父時,張智霖和袁詠儀覺得大家屬於不同派別的父母。

「她講紀律,我是一個令他更加放縱的人,當然有衝突,孩子愈來愈大,我發覺她有她的道理,慢慢就會磨合到。」

Chilam給兒子一個「童」字,因他珍惜童真,自己做了父親,也是個充滿孩子氣的爸爸。

「有氣有力和他玩好重要,我樂在其中,發掘到自己裏面以前不知道有的父愛,這是很正的事。」

他花幾天時間填詞給兒子,是另一種心血結晶。

「我從他玩具堆中想出靈感,看見他的巴斯光年,他做英雄,我做怪獸被他打,想起他長大離開爸爸,就像穿起星際戰衣出去打仗,會嫌現在一天太短,這刻玩得痛快,不想太快變成歷史。將來兒子出去見識世界,希望他像爹哋一樣勇敢,這是我對他的心意,永遠有個愛,希望他記得,其實他將來長大了未必記得,我也不記得自己四歲的事,只希望他永遠記得爹哋抱住他,有個最強後盾,意識上我永遠在他後面。」
    (婕兮亂語:父愛真偉大。)


二胎無任歡迎

有說小孩成長過程中沒有兄弟姊妹,比較孤獨。

「我也有這樣想,但上天不給,沒有辦法,如果第二個孩子要來,無任歡迎,不過有一個我已經很滿足。」

有了兒子,會不會希望添一個女兒?

「我不太想,我驚她長大要嫁人的時候不捨得,很多朋友都談這個話題,我有些朋友有幾個女。」其中應該包括他老友沈嘉偉,太太邱淑貞去年八月為他添了第三位千金。「他們都說女兒十五、 六歲會跟蹤她,又說會好憎女壻,我心想好慶幸有個仔,不用擔心這些,女兒和父親關係好親,像小情人一樣,嫁給人喎,唔得,所以有《非常外父》這種戲,但兒子沒所謂,我會鼓勵他去識多些女孩子,見識多些,對不同女孩都好,OK啦,但你不會叫你個女識多些男孩子,閨女嘛,待字閨中,不可以出街,但不可能嘛。」
    (婕兮亂語:嗯…,該說這個爸爸恐佈,還是女兒可憐?)

訪問這天是情人節,但張智霖約的竟然不是袁詠儀,而是記者,訪問晚上接近七點開始,難道老夫老妻,情人節已不關張智霖事?

「原來不是,太太剛才打來問:『可不可以早點收工,回家一起吃飯?』我說:『在工作中度過情人節,其實都好開心,為了家而拚搏奮鬥。』這樣的丈夫不好嗎?」

記者識趣加快訪問步伐,比原定時間提早完成,張智霖還趕得及回家陪靚靚。

今年是他們結婚十周年,兩人都信佛,慶祝節目是出海放生。

「其實我想放生自己。」


魚尾紋有型

Chilam喜歡講笑,新劇《魚躍在花見》,三十九歲仍可扮廿多歲活潑小伙子,得天獨厚。

「我不是扮活潑,我是真的活潑,活潑不關乎年齡,我的思想年齡應該在廿多歲,你扑暈我,醒來你問我幾多歲,看看體能,我會答『廿五』,再看樣子,廿三也有可能。因為我不介意自己老,一個人愈介意愈老,時常要執,有反效果,坦蕩蕩不當一回事,感覺才年輕。」

Chilam笑起來,眼角的確有魚尾紋,但他不掩飾。

「魚尾紋好有型,我們眼角嘴角的紋,是兩個人一起走過的足印。」他去年有首《骨膠原》,是黃偉文寫給他和袁詠儀的歌詞。「我們經歷每一件事,都添一條紋,她生BB時辛苦大叫,我擔心她有意外皺眉的紋,好像一幅地圖,看到一些走過的歲月,我覺得好正。」

至於真正的骨膠原,打針吃藥,張智霖都沒有。

「再食就要演學生哥,好攰,我希望演成熟一點的角色,去年有部《勝者為王》,其實幾好睇,可惜亞視播,有蔡少芬、杜汶澤,個個都好戲,試吓吖,誠意推介,得閒上網追番啦。」
    (婕兮亂語:看來Chilam真的喜歡《勝者為王》。都沒見他力推《魚躍在花見》。好啦!婕兮會追番的。)

他離開無綫六年,最近才有部《魚躍》,期間拍大陸劇搵真銀為主,譬如香港人不知他拍過《陸小鳳》。

「中央六台電影頻道,我就是四條眉毛的陸小鳳,風流但不下流。」


袁詠儀硬過我

《骨膠原》給太太,《反斗奇兵》給兒子,《冧爆你》給歌迷,憑歌寄意,他覺得這個時候生命中樣樣都圓滿,是最好的時光。
    (婕兮亂語:《冧爆你》是歌迷之歌耶,真感動。)

「最遺憾的是,知道一切都會很快過去,不可以沉醉在當中,這麼好的東西都是眨眼便過,人生就是這樣,其實我已不是小孩子。譬如過幾年,兒子讀小學,有自己朋友,寧願和朋友玩,也不會黐着父親。演唱會也是這樣,眨眼就到,眨眼就結束,最重要好好享受,不要太緊張有沒有人來看、爆不爆,最重要的是好好記住共度的時間。」

入行二十年,三月底終於有第一次紅館個唱,場數不多,他覺得兩場剛好,比較有把握。二十年歌唱生涯,中間停頓過幾年,並不是一條順暢的路。
    (婕兮亂語:太謙虛,你再加場我也照追。)

「其實只是沒有出唱片,登台是沒有間斷過的,是時勢問題,唱片公司好難經營,有非法下載,出一隻蝕一隻,太貴的人他們請不起,譬如我,他們都說:『俾不起那個價錢了,對唔住呀。』做這個圈好得意,不可以自降身價,降了就很難升回去,一定要頂住在某個位置,寧願停,寧願不做。

「名氣方面,我不懂巴結、交換條件,要我和DJ打牌,原來是想他多播我的歌,這些我做不到,不是我清高,是不想私生活那麼辛苦,也可能是懶的緣故。做到八面玲瓏,讓你拿到獎又如何,自己的尊嚴也很重要。」

袁詠儀給人感覺比較人面廣,有沒有出手幫忙?
    (婕兮亂語:筆者是不識靚靚嗎?她一看就知道更不擅交社啦!)

「她有時還硬過我,我比她好一點,我沒所謂,總之不要得罪人就好。其實我們都不懂找話得事的人,又不認識邵逸夫,又沒有約樂小姐食飯,他們有旗下藝人,無謂做一些多餘的事了,要不簽給他們,簽給他們就爭個你死我活,現在各取所需就好,我得到我的曝光率,他們得到他們的收視率。
    (婕兮亂語:哈哈哈,你也太誠實了吧!各取所需都講出口了!)


等王家衛七年

張智霖重簽唱片公司,是因為零八年張國榮悼念音樂會,他唱《為你鍾情》,很多人驚歎他甚有哥哥影子。
    (婕兮亂語:我都覺得有D似。)

「哥哥都有跟記者說過:『這個細路仔好似我。』大家又姓張,五百年前是一家。」

Chilam曾經簽陳淑芬七年經理人合約,和哥哥同一旗下,有說陳淑芬和張姓藝人特別合得來,除了張國榮、張智霖,還有張學友。

「有此一傳說,我和她也很投緣。」

當時他的《十月初五的月光》收視大破紀錄,陳淑芬倒沒趁勢幫他入紅館。

「到今時今日我仍被人叫『初哥哥』,不知什麼原因沒開得成,我沒遇過一個很懂推動我的經理人,現在簽澤東,也是出名很慢的公司(老闆王家衛拍戲尤其慢),其實很適合我。」
    (婕兮亂語:但,也慢的離譜了些。)

張智霖簽澤東七年,第一次拍王家衛,《一代宗師》他有份。

「其實籌備了很多年,我剛簽他們時,已說要拍《一代宗師》,你可以說一簽已經拍王家衛,是受到重用的。我內心有心急過,為什麼我沒份呢?有懷疑過,有問過老闆,他說:『放心吧。』原來大家步伐不同而已。現在我進了組,但未埋位,三月份演唱會前應該開始拍一些。進組的意思是練打、練正宗詠春,從最基本的小念頭開始,可能到最尾我不用打,都要先學。」

秋怡

我們認識張智霖,始於《現代愛情故事》,個唱會不會給觀眾驚喜,請傳過緋聞的許秋怡來合唱?

「都有這樣的打算,到時看看吧,不會尷尬,始終這首歌是大家一齊出發的起點,太太不會說唔得,沒問題。」

他去年弄了個新版本《情愛現代事故》,是不是覺得原版節奏老土?

「我近排聽番又覺得幾有型,因為一樣東西老土去到極限,就變番有型了,有段時間,可能九六年、九九年聽到,不想再聽,嘔呀,現在聽番又OK喎,可能這就是come back。」

《片片楓葉情》呢?

「咁又唔得,未come back到,大陸歌迷很喜歡,每次登台都有人問可不可以唱?我直接答『不可以』。這首唔得,不知為什麼,可能是小調,這個演唱會是不會有《片片楓葉情》的。」

撰文:王志強
攝影:周耀恩


明報周刊 第2206期 Shall We Talk?


梳孖辮大眼仔是張智霖,小時候媽媽見他五官標緻,替他扮女仔照相。



袁詠儀張智霖十年前祕密結婚,06年生了小孩後才承認早已有名份。



與Chilam最投契的朋友是郭富城,兩個都樂於長年保持孩子氣。



和阿佘合演的《十月初五的月光》深入民心,是張智霖的代表作。



很多年前,張智霖攬著外甥和表姊上山詩鈉的女兒去海洋公園練習做爸爸。



張智霖做新人時,常與許秋怡以情侶檔合唱《現代愛情故事》。



全站熱搜

婕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