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央視春晚的節目還有票選的呦!以前從來沒注意過,反正和咱們不相干。今年要不是有三隻小虎,我也根本不會去理會的。

反正,-大家可以多看一次小虎合體本是最重要的事吶~


小虎隊2010年央視元宵晚會獻唱《星光依舊燦爛》

嗚~下次再看到三人合體,不知要等到何年何了啦!
希望別像小乖說的,下一個虎年吶~





中天新聞 20100227 - 小虎隊再合體 元宵高唱星光依舊燦爛



央視新聞 20100227 - 央視元宵晚會小虎隊再登台 精彩搶先看



搜狐娛樂-20100228 - 小虎隊登台出錯 承諾一定再見

哈~好可愛呦!
是太緊張了吧~而且排練時間又短。
出錯沒關係,合體就好了!



央視新聞 20100228 - 明星獲獎感受





以下是陸媒在春晚後,分別對三隻小虎做的專訪。十分詳盡呦~

吳奇隆:『小虎隊』重聚了卻心願 春晚就像同學聚會

「我們確實經歷過一個很輝煌、很精彩的年少時光,這段時光對我們現在的人生觀、價值觀,甚至是我們的待人處事都有相當大的影響,那是非常值得珍惜的階段。」對於曾經的『小虎隊』時光,吳奇隆近日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如是說。

對他來說,『小虎隊』三人春晚舞臺上的重聚,像是一次開心的同學聚會。

吳奇隆說,雖然春晚表演是零報酬,但其覆蓋面廣,『小虎隊』的表演經由央視這一絕佳的管道傳播,讓喜愛『小虎隊』的朋友們都能看到、回味。『小虎隊』通過原汁原味的表演,向多年支持他們的虎迷們表示感謝,這可以說是最大的報酬。

小虎重聚
了卻心願,春晚就像同學聚會


FW:春晚舞臺上『小虎隊』能夠重聚,很開心吧?

吳奇隆:春晚像我們的同學聚會,一開始彩排,大家一見面,又開始一起玩了。回憶起以前的青春,那些共同經歷的事情,一起做過的表演,很多酸甜苦辣的點點滴滴都重現在眼前。

像彩排的時候,就讓我們回想起很多的畫面。有朋就說,會想到我們以前在排練室排練的時候,前面有大鏡子,(大家)做動作,做完後公司幫我們拍寫真。想想那時候穿的什麼衣服,用的什麼東西,會覺得很好玩。


FW:最初是怎麼知道重聚的?

吳奇隆:最初是在媒體上看到的,那時候就說春晚想邀請『小虎隊』。這已經不是第一年(傳『小虎隊』重聚)了。這三、四年,有很多演出商、廣告公司,甚至是很多大型的節目,都說要邀請我們來做,每次都因為種種不同的原因(沒有成行),各自的工作都很滿。

FW:春晚畢竟是一個很好的平臺,當時你覺得春晚舞臺上重聚的希望大嗎?

吳奇隆:把我們三個聚在一起很有難度,最早聽說的時候以為是開玩笑,後來公司主動給我打電話說,春晚導演組真的打電話來邀請,問我們有沒有可能重聚。我(當時)也沒有太多的想法。

春晚前已經排滿了工作,(所以對上春晚)沒抱太大的希望。我只能跟公司說,我覺得是好事,這麼多年有很多支持我們的朋友沒機會看到我們,抱著跟老朋友相聚的心態,我們都應該儘量想辦法促成。

當然,不是我說行就行了,是三個公司的三個人。能安排檔期就很難了,何況是三個人。

這對我們三個的公司都是蠻大的調整,要把原有的東西重新安排,工程蠻大的,很多工作合約很早以前就排定了,要說服人家調整。

最開心的還是雖然很艱難,大家還是完成了我們的心願。


默契十足
一個眼神 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FW:剛知道春晚要邀請的消息時,三個人聊過這件事嗎?

吳奇隆:那時候都在工作,也沒有通電話,我沒抱太大的希望。

我跟公司說儘量安排吧,能重新安排的就重新安排,把它當成一件想做的事情,積極去安排。我們會盡一切努力,試試看,其他的只能隨緣了。後來公司打電話說好像有機會。

在春晚邀請前我們私下也有聚會,也會相互聊,每個人的想法都是儘量去促成這件事。所以能夠聚在一起非常難得,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非常開心的過程,是意外驚喜。


FW:這件事促成之後,三個人打過電話說這件事嗎?

吳奇隆:促成的時候也沒打電話。不用打電話,在影視之家我們三個一段時間來首次見面。(在那之前)大半年沒見了。我們見面不用太多的寒暄,(只需)看一眼,點個頭。

我們之前的感情,不像很多朋友一樣需要維繫,一定要一起吃飯、天天見面。我們的感情即便放十年二十年,再見面只要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我們很熟悉每個人的個性,很熟悉每個人打招呼的感覺。

我們都有特殊的默契,即便沒有一起工作,我們見面的感覺也像沒分開一樣,我們一直保有最純真的感情。


FW:你們的再次重聚,讓很多80後甚至90後的歌迷唏噓不已,甚至流淚,你們當時在臺上是怎樣的心情?

吳奇隆:看到現場觀眾這麼熱情,我也很有感觸,幾次想掉淚,但是真的強忍住了。我們在上臺前就約定好不要掉眼淚,要讓全國觀眾看到最棒的『小虎隊』—當年活力四射的『小虎隊』,我們做到了。

FW:很多觀眾感慨地說你們變成老虎隊了,還說你保養得最好。

吳奇隆:年齡增長後大家看到的是成熟的『小虎隊』,沒什麼不好,「老虎」也依然很威猛哦。

原汁原味
借助春晚 謝謝多年老朋友


FW:春晚舞臺上表演了《愛》、《蝴蝶飛呀》、《青蘋果樂園》串燒。歌曲是春晚劇組選的嗎?

吳奇隆:三首歌都是春晚劇組定的。這三首是比較經典的,也是大家比較希望聽到的。原來以為只有一首歌,很多朋友覺得『小虎隊』的經典歌曲很多,一首不過癮,所以才做成串燒的形式,也不能太長,只能按照春晚的要求挑了三首作為回顧。

FW:排練的時候是不是舞蹈也有些生疏了?

吳奇隆:舞蹈小地方要調整。我們是串燒,很多編曲、組合要重新弄。

舞蹈和原來的不太一樣。原來很多舞蹈有四五個版本,到底用哪個,有的大家記得不一樣,要重新排練。包括舞臺走位元、表演方式以及怎麼唱,很多細節要做。

很多朋友看『小虎隊』是希望一起回味,我們儘量做到這一點。因為全新的舞臺和全新的表演方式,服裝、舞蹈要配合春晚的狀況。

對於春晚這麼大的舞臺,我們只是在裏面做個經典的回顧,根據整個春晚的安排儘量保持『小虎隊』的原汁原味,這個很不容易。


FW:上春晚都是沒有任何報酬的。

吳奇隆:我們做巡迴(演出),能看到的人少。我們上春晚,讓很多想看我們的人都能看得到,讓我們能在舞臺上謝謝這麼多年來支持我們的朋友,對我們來說已經是最大的報酬了。

春晚就這麼長,能上春晚很不容易,大家排除萬難,上春晚也是因為它有最大的收視群體。我們難得聚在一起,希望能讓很多支持我們的朋友都有機會看得到。


歌迷狂熱
身懷六甲 也跑來與『小虎隊』合影


FW:這次春晚導演組對你們的節目特別重視。

吳奇隆:對,去試音的時候都有限制,只有我們三個能進去,工作人員不准進,手機也不准帶。

服裝設計師說,做了這麼多年春晚,第一次遇到導演組為了一個節目特別強調一定要做好的情況,所以他壓力很大,我們的衣服改了四版還要改。大家對我們節目的期望(很高),我們也只能儘量配合儘量做。


FW:『小虎隊』上春晚後人氣高漲,之前預料到這種情況嗎?

吳奇隆:我也上網看,知道大家對我們的反應。

在這次排練中,我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媒體對我們的特殊關愛。我們去哪也好,彩排也好,都有那麼多的媒體關注,還會有人追著跑,這很少見。可能這批媒體是伴隨著我們成長的。

但我們簽了保密協議,劇組希望很多東西保留到春晚那天再出現,我們排練要分開進出,第一天有機會大家一起吃飯,之後連吃飯的機會都沒有,我們一起吃飯都會被追。第一天吃飯,志朋因為要躲,晚到了快一個小時,後來排練完我們就只能各自回家了。

我吃飯回來,還有車子跟我到家裏的地下停車場,就差沒跟我一起進電梯了。一方面心疼,一方面又覺得看到這樣的事情很開心。


FW:是不是感覺又回到了從前的日子?

吳奇隆:對。我們去錄音,電視臺裏面還有懷孕的工作人員跑來要和我們拍照。(她)以前是喜歡我們的,希望能夠沾沾喜氣,一起拍照留念。

我們會很開心,像老朋友見面、聚會。也許沒見過面,但是他們對我們很熟悉,即便長大了,每個人都在做不同的工作,和以前的生活不一樣,一提起『小虎隊』,大家又回到童真年代。

以前有人因為喜歡我們而成為好朋友,我們工作了,他們也會暫時分開,發展各自的生活,我們這次要聚在一起,他們又開始互相聯繫,找回從前的感覺,這樣的事有很多。


FW:有沒有想過『小虎隊』春晚後再重新組合?

吳奇隆:如果有大型的公益活動,能讓我們排除萬難去做的,我們還會儘量去做。現在只能說隨緣。光安排春晚壓力就很大了。

撰文記者:方芳/周萌
攝影記者:傅丁



吳奇隆:喜歡用潛水平衡工作 春晚後一切照舊


吳奇隆資料

生日:1970年10月31日
別名:霹靂虎、霹靂旋風
職業:影、視、歌三棲及製作人
經歷:
1988年,吳奇隆第一次參加攝影棚內的節目錄影,和蘇有朋、陳志朋兩人,三個大男孩組成了『小虎隊』,在《青春大對抗》(後更名為《TV新秀爭霸站》)節目中擔任節目助理。

1989年,『小虎隊』和已發行過唱片的師姐『憂歡派對』合作,在裏面演唱《青蘋果樂園》和《彩色天空彩色夢》兩首單曲,並因《青蘋果樂園》而一炮走紅。

隨後,『小虎隊』發行了《逍遙遊》、《男孩不哭》、《紅蜻蜓》、《星星的約會》等專輯。

單飛後,吳奇隆發行了《追風少年》、《追夢》、《驀然回首》等個人專輯,還拍攝了《逃學歪傳》、《梁祝》等電影。

此外他還開設了泰式餐廳、戲劇製作公司、稻草人工作室等。



虎年春晚,似乎『小虎隊』曾經的光芒一夜之間重現。但霹靂虎吳奇隆卻很淡定:「這只是場演出,依然要踏實走自己的路。」

為了春晚,他付出了兩個多月的艱苦訓練。精彩表演之後,他便回臺灣休假潛水。

潛水是他的最大愛好。在他看來,潛水也讓人心情平靜,「從絢爛歸於平淡」。

記者瞭解到,『小虎隊』的歌曲串燒如果在央視春晚「我最喜愛的節目評選」中獲獎,吳奇隆將回北京,與二兄弟在元宵晚會上再聚首。

回顧春晚
自己定訓練計畫,看老唱片找感覺


吳奇隆在春晚上的表演堪稱完美。『小虎隊』表演最後一首歌《青蘋果樂園》時,吳奇隆在結束時空中劈腿的舞蹈動作,讓觀眾為之瘋狂。整個節目定格在吳奇隆單腿落地之時。

而為了呈現最好姿態,在春晚前的兩個月時間裏,吳奇隆給自己定下了一套魔鬼訓練計畫。

吳奇隆近日接受記者採訪時一一道來:把當年的唱片都找出來,不斷地看,尋找感覺;每天堅持健身,連續兩個多月都不吃主食,每頓飯精心打造,經常中午就吃塊餅乾和喝杯咖啡;壓力很大,有時候都會睡不著覺,想著該如何才能把當年的狀態發揮到最好。

「上春晚這場演出,超越了平常的任何一場演出。」吳奇隆說。而回憶訓練期間的艱辛歷程,吳奇隆直稱「值得」。

春節休假
一半假期用於潛水,從絢爛歸於平淡


吳奇隆坦言,春晚圓滿落幕,自己也有些累了,於是決定給自己放個假。

大年初一在京稍事休息之後,吳奇隆大年初二就返回了臺灣。大年初三,他和家人、朋友一起去臺灣的一個有名的原生態島嶼—蘭嶼島度假。

當天,烏雲密佈,島上風浪很大,吳奇隆依舊興致勃勃地穿著潛水服下了海。潛水是吳奇隆的最大愛好,他有個外號就叫『海王子』。

接下來至正月十五,吳奇隆打算將一半假期的時間都用於潛水。

「喜歡用潛水的生活平衡我的工作,從絢爛歸於平淡,讓浮躁忙碌的心,用大海的遼闊去平靜。不管在哪里,我還是我,最初的我。」這是吳奇隆曾經寫下的博文,形容他春晚後的心情再合適不過。

工作計畫
拍一部劇兩部電影,還要出一支單曲


完全拋棄工作,全身心放鬆的假期,對於吳奇隆來說,是短暫的。春節剛過,大量的工作就等待著他去完成。

據記者瞭解,2010年這一年的工作都已經安排完畢,這張滿滿的計畫單上,吳奇隆填滿了電視、電影和單曲的夢。

外界人都以為1997年『小虎隊』正式解散之後,三隻虎才各自走上了單飛的道路。但其實早在1994年當陳志朋去服兵役時,吳奇隆就已經開始獨自發展了,他自己發單曲,拍電視劇、電影等。而這一幹,就是近20年。

他坦言,單飛的光芒確實比不上三人在一起時的耀眼,但是,演戲和唱歌是自己鍾愛的事業,他一輩子都不會放棄,不管別人會怎麼說。

哪怕春晚亮相後人氣高漲,吳奇隆也淡定自如:「紅是種什麼滋味,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嘗試過。可以說,我的整個青春年華都是大紅大紫,但沒有一個東西是永恆的,就算今天我再回到了以前的大紅狀態,那也不代表什麼。」

問及為何擁有如此的淡定心態,吳奇隆笑答,自己已步入40歲的門檻,早就沒有了年輕時的激情和夢想,踏實走好每一步才是最關鍵的。

於是,即使早就預計春晚之後名氣會再次有所提升,他仍堅持讓公司按照原定的工作安排進行:2010年3月,他將進劇組開始拍攝一部電視劇,之後,他還將拍攝兩部電影,出一支單曲。

感情生活
離婚事件陰影猶在,暫不考慮新感情


如此繁忙的工作安排,不禁讓人要問:為何這麼拼命,是為了賺錢嗎?

吳奇隆的回答是:「因為去年耽誤了一些時間,今年一定要補回。」

吳奇隆所指的被耽誤的時間,正是其與前妻的離婚事件。

作為三隻虎的老大,吳奇隆是目前三隻虎中唯一一個結過婚的。雖然和前妻有過五年的婚姻生活,但由於前妻的不斷「劈腿」事件,讓吳奇隆決定離婚。兩人在2009年8月11日辦理了離婚手續,吳奇隆將大筆現金和數處房產留給了前妻。

「他是個心細的、太有責任感的男人。」在吳奇隆身邊當了5年的經紀人任玥說。

任玥隨便一想就能舉出吳奇隆的許多細心事例來。比如,每次拍戲,吳奇隆都會準備一車的零食,然後親自開車到片場,分給每個工作人員吃,這個習慣無論是他拍一部長戲,還是友情客串什麼角色,他都不會改變;又如,他比身邊的助手還心細,出去工作時總是提醒助手不要忘記帶這個,帶那個,感覺他才是個操心的助手。

「所以他受到了傷害,就會很難過。」任玥坦言,離婚事件讓吳奇隆很長一段時間都沉寂在痛苦中,他一度很難走出這個困境。最後還是許多朋友都伸出了援助之手,幫助他渡過難關。

現在,對於感情,吳奇隆看淡了許多:「還是把時間都放在工作上吧。感情,這兩三年是不會再考慮了。」

經紀人說
每走一步都很踏實,春晚後一切照舊


春晚的這個金字招牌,是否能給吳奇隆帶來人生的第二次事業高峰呢?

對此,吳奇隆的經紀人任玥笑稱,目前還沒有聽說吳奇隆身價暴漲一說。

任玥對記者坦言,這幾年來,也許在外人眼中看來,吳奇隆的演藝事業並不是最好的,很久也沒有出過唱片,所拍的電視劇和電影也沒有獲大獎的,但對於吳奇隆自己來說,已經足夠了。作為吳奇隆的經紀人,她也覺得「足夠了」。

「雖然藝人的身價高與否,與經紀人的收入都成正比,但和他在一起的5年,我覺得他每一步都走得很扎實,錢是永遠賺不夠的,但人的踏實才是最重要的。」任玥表示。

任玥說,曾和吳奇隆商談過,如果春晚再紅了,工作該怎麼安排,兩人的意見一致:該怎麼樣還是怎麼樣,一切照舊。

最新動向
元宵晚會或再重組,屆時改唱慢歌


如今,吳奇隆在臺灣度假,但如果在春晚上的節目獲得了獎項,他就將迅速回到北京。而那時『小虎隊』將再次出現在央視元宵節的晚會上。

「其實當初定下上了春晚,我們就堅定信心要拿獎。」在上春晚之前,吳奇隆曾堅定地表示。吳奇隆說,拿獎並不是目的,但是一種證明,是對他們三個克服了種種困難之後站在春晚舞臺上的一種自我證明。

「我們是不服輸的,我們也有信心。」吳奇隆笑道,年輕的時候,每次演出之前,『小虎隊』三人都會相互打氣,相互對對方說「我們要成功」。

他說,虎年春晚其實並不是『小虎隊』第一次上春晚,而是第二次,但因為這次的意義不同,所以他們更加注重,做出最完美的表現。

記者瞭解到,雖然央視春晚我最喜愛的節目評選還沒有結束,但歌舞類節目中『小虎隊』的支持率一直最高,『小虎隊』在春晚中拿到獎項的希望非常大。

據悉,倘若在元宵節晚會上重組,三人將依舊演唱『小虎隊』的經典歌曲,但將是一首慢歌。


撰文記者:方芳



蘇有朋:不想吃『虎』家人的老本

談重聚 巡演沒希望
駁質疑 其實很念舊
憶兄弟 情誼從未改


從電視劇《還珠格格》到電影《風聲》,毫無疑問,昔日最年幼、聽話的『乖乖虎』現在絕對是『小虎隊』中仍活躍在演藝圈的一線明星。

虎年春晚『小虎隊』重聚首,億萬觀眾熱血沸騰。很多人認為,『小虎隊』應該借機東山再起,至少也得學「縱貫線」來個全國巡演。蘇有朋卻否定了此事的可能性,讓一些熱情的觀眾一頭霧水。網路上也湧現出一些詬病蘇有朋的資訊,稱他「耍大牌」,而「與兄弟不合」等新聞也是屢見報端,但蘇有朋卻鮮有回應。

近日,蘇有朋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面對記者傳達給他的各種聲音,他或一笑了之,或耐心回應。他肯定地說,他仍然深愛著心中那支經典的『小虎隊』,並把維護經典作為自己應盡的責任與義務。

談重聚
不想『小虎隊』被做濫


FW:『小虎隊』這個經典組合在舞臺上已經消失10多年了,為什麼今年春晚之前那麼久沒考慮過一起演出?

蘇有朋:我一直覺得『小虎隊』這三個字就是個經典,它不只是我們三人擁有的,它已經跨越我們變成了一個符號,成為華語樂壇裏具有象徵意義的東西。我一直很怕我們重新出來,會跟大家心目中想像的,原來心目中那個經典的東西不太一樣,因為大家畢竟狀態都不一樣了。

我打個比方說,Michael Jackson如果還在世,現在開演唱會,萬一他跳起舞來,腳步踩不好滑了一跤…,大家可能會覺得寧願你不要出來,寧願保留你年輕的時候在大家心目中的那個形象。『小虎隊』也一樣,我不希望破壞這個東西,因為萬一你要是沒有做好,其實是毀了經典。而且,經典也不該浮濫。


FW:那你為什麼接受了春晚的邀請?

蘇有朋:今年剛好是虎年,剛好央視春晚又來邀請,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機緣,水到渠成。事實上對我個人來說我一直在等待這樣一個機會,去跟所有懷念『小虎隊』的老朋友們敘敍舊。從排練開始,大家都很努力,減肥的減肥,剃鬍子的剃鬍子,大家都很努力地想辦法還原當初原汁原味的那個狀態。

我只是不希望『小虎隊』很廉價,被做爛,它需要一個好的平臺,像春晚這樣的平臺我就覺得特別適合『小虎隊』來跟大家拜年。因為少見,所以『小虎隊』今天才讓大家覺得這麼棒。如果『小虎隊』平常就在各個節目裏面跑來跑去,今年春晚所有觀眾一定不會這麼激動。


巡演可能性不大

FW:你覺得『小虎隊』借今年春晚的熱乎勁兒重組,或者去做一做巡演的可能性大嗎?

蘇有朋:我理解大家想繼續見到『小虎隊』的熱情,我其實是跟大家一樣的心情。不過不只我,他們在春晚前也已經有今年其他工作的安排了。

而『小虎隊』的巡演,我認為品質上一定不能馬虎,一定是頂級的演唱會,否則大家會罵,看過後留下的是失望,這樣不太好。而頂級的演唱會從準備然後開始巡迴到結束,至少需要一年到一年半時間。

你知道這次春晚光三首歌還是組曲,我們就排了五天。很久啊!雖然志朋還常常跳舞;吳奇隆拍戲常常有打戲,可畢竟我們很久沒用這種少年偶像的方式做表演了。

我們現在手上都有簽約的其他工作,檔期上真是比較困難。如果大家想聽『小虎隊』唱歌,有適當的演出機會倒是挺可行的,但是不太可能是巡演。


駁質疑
我是一個念舊的人


FW:在重聚和巡演這個問題上你一直這麼理性嗎?體會不到大家的心意嗎?

蘇有朋:其實彩排的時候,我也常常很激動,想到很多過去,但是情緒過後,你會知道什麼才是對大家心目中的『小虎隊』三個字最對的方式。

另外,我覺得我是一個念舊的人,可是我的生活不會只有懷舊,我不希望自己每天都活在過去。大家從《風聲》就可以知道,我其實是一個求新求變的人,我往前看,不喜歡走回頭路,我覺得這也是現在大家還願意給我一點機會看我的原因。


FW:現在大家對『小虎隊』的關注要高過關注你個人,又何必捨易求難呢?

蘇有朋:我剛才說過,經典其實不屬於任何一個人,『小虎隊』這三個字的成就,當然要高過我們三個人任何一個人單飛的成績,至少到目前為止是。

我把『小虎隊』比作一個非常富有的「虎家」好了。這個家裏面有三公子,我身為虎老三可以回去吃老本啊,可是我也會有一些我自己的驕傲,希望靠自己的能力創業,雖然我知道我可能這輩子的家產永遠不會有我們「虎家」多,但我希望有一份自己的東西,而不只是富二代,開家裏的車,用家裏的錢。

當然,這不代表我否認我是「虎家」的人,我當然以我們家驕傲。我們家曾經這麼有錢,我很驕傲啊!但我真的希望過去這些年當我在外面創業時,不要只是叫我虎家三少爺,或是叫我是個吃家產的人。


不想搬出『小虎隊』炒作

FW:你說你很愛『小虎隊』,但以前你似乎很少在媒體上提起它?

蘇有朋:對。一個原因是我不喜歡經常隨媒體起舞,我不太炒作。有些東西我覺得我蘇有朋個人去做就行了,不需要搬出『小虎隊』來,那樣太浮濫了,會對不起我心目中『小虎隊』的位置。

當然我知道這些年我背著一些誤會,說我不愛『小虎隊』、不想重聚諸如此類,還有更難聽的話,有時候解釋不清楚我也懶得說。無所謂,男人嘛!出來做事情,總會有一些風言風語的,事實勝於雄辯。


FW:你總懶得解釋的話,恐怕又會被說成「耍大牌」吧?

蘇有朋:無所謂。我一直都在全力配合春晚,還推掉了一部在過年前原定我演男一號的電影。我熱愛『小虎隊』的程度不是你能想像的,只是很多複雜的感情不是語言能說清楚的。就像我剛剛講的,我愛「虎家」,可我也要一點小小的驕傲和尊嚴。

說兄弟
我們三人各有專長


FW:我知道你和吳奇隆、陳志朋這些年沒什麼見面的機會,春晚重聚會不會覺得很陌生?

蘇有朋:坦白講一開始會有一點點陌生,因為這麼多年來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10多年時間裏大家總共沒見過10次面,平常只能偶爾簡訊聯絡一下。不過隨著音樂一放出來,那種感覺很快又回來了。跟觀眾一樣,恍惚間就掉進了時空隧道。

FW:據說『小虎隊』彩排時,你總會提出意見,顯得不太統一?

蘇有朋:除了大家正常協商問題,我基本上都不出聲啊。其實以前也輪不到我出聲,我年齡最小,沒什麼好出聲的。現在媒體比較喜歡抓著我說事情,所以我就更不敢出聲了,你們說了算,我配合度很高。

FW:在重組這個問題上,你至少和陳志朋的意見不太統一,對吧?

蘇有朋:其實我和志朋並沒有真的聊過這件事,不過我猜他有他的想法。但確實有些東西很有難度,卸下『小虎隊』光環的這十幾年來,我們都有各自的公司或是合作團隊戰友,大家患難與共,一起為著新的夢想在努力,我也要為他們負責。

FW:也許你現在很紅,但陳志朋相對來說則弱一些,所以你沒他那麼需要把握這次機會?

蘇有朋:不存在這樣的事情,我完全沒有這樣子想,而且我也並沒有紅到你說的那樣。我們三個人都有各自的專長,我希望媒體儘量不要用太尖酸的角度去做比較,這不公平,看到也真的讓我很難過。在我眼裏,志朋的舞蹈以及他在舞臺上的爆發力非常棒,他之前演《張國榮—負距離接觸》那部舞臺劇就是最好的證明,他其實真的會發光發熱。

吳奇隆也是,他的身手真的非常好,到我們這把年紀了,他竟然還有六塊肌,還是八塊肌。我覺得他如果拍打戲的話,絕不會輸給「甄」功夫,我相信他可以創出一派「隆」功夫來。


情誼如戰友,永不磨滅。

FW:這麼多年過去了,你覺得彼此的情誼有什麼變化?

蘇有朋:我講一個例子吧。前兩年我去錄一個節目,我前面的嘉賓正好是志朋,又趕上那天他過生日,節目組就安排我上臺給他送個生日禮物。我在備場的時候,通過大螢幕看到他正在唱一首他的新歌。我很久沒看過他現場表演了,看到他所有經歷歲月的味道都寫在臉上,我突然覺得特別感動和感慨。上臺的時候我已經不行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抱著他,滿臉是淚。我們三個人的情誼就像戰友的情誼,一定永遠不會磨滅的。

FW:經過春晚以後,你對自己和『小虎隊』有什麼期待或要求?

蘇有朋:我希望『小虎隊』除了代表大家青春的印跡之外,也可以代表一個兄弟情誼不滅的神話,因為那份情誼是我們長大以後不見得有機會遇到的。我既然有幸成為這經典的『小虎隊』三個成員中的一個,維護這份情誼都是我的最高準則。

文/特稿記者:邵靖



蘇有朋:和電視劇說拜拜。演藝改走另類熟男路線。


蘇有朋檔案

生日:1973年9月11日
別名:乖乖虎
出生地:臺北
職業: 歌手 演員
經歷:1988年,加盟『小虎隊』。1995年4月蘇有朋到英國留學,8月回國。1997年和陳志朋在內地接拍《還珠格格》。



蘇有朋也成為繼鐘鎮濤和費翔之後,第三個在「瓊瑤劇」裏由歌手變成演員的藝人,突破原有偶像歌手局限,正式以「新人」的身份進入影視圈。

蘇有朋在影視圈一直努力改變自己的螢幕形象,加盟華誼兄弟後,事業重心放在內地,走出了一條熟男路線,接近四十的他希望在影迷歌迷面前成為一個有責任心、給人以安全感的大男人。

走過虎年春晚,蘇有朋或許就要和『小虎隊』道一聲「朋友珍重」了。他告訴記者,自己已經完成了多年來的心願,給所有喜愛『小虎隊』的人一個完美的交待。『小虎隊』會繼續經典下去,而蘇有朋也要繼續他的演藝事業。

近期動向
全部重心放電影


眼下蘇有朋正在臺灣休假,春節之後馬上便有工作。他告訴記者,自己會加盟一部即將開拍的電影,擔任重要角色。

2010年蘇有朋把工作重心放在了電影上,年內將有四部風格迥異的電影上映。其經紀人郝曉楠告訴記者,三月份馬上就會有兩部蘇有朋的電影在全國上映。

在愛情喜劇片《四個丘比特》中,蘇有朋領銜主演一位照顧四胞胎的奶爸,而在另一部為紀念澳門回歸10周年拍攝的電影《少年星海》中,蘇有朋出演音樂家冼星海的老師。

為給兒童節獻禮,蘇有朋去年還參與客串拍攝了一部兒童片《孤島秘密戰》,將在今年六一期間與小朋友見面。

不過郝曉楠表示,她認為今年蘇有朋最值得期待的電影是將在四月底上映的《尋找劉三姐》,其中蘇有朋有機會展示錘煉多年的歌唱功底,分別唱起廣西山歌和《我的太陽》。

新唱片尚需等待

從2004年發行專輯《以前以後》之後,蘇有朋除了唱一唱影視劇的片尾曲,少有獻聲,也沒有做過自己的音樂。春晚過後,很多人開始懷念『小虎隊』的聲音,其中當然包括蘇有朋。

郝曉楠表示,目前已經有很多唱片公司表達了合作意向,但華誼兄弟尚未挪出檔期,目前暫時都會以影視為主。「他的大方向還是電影,做唱片要等合適的時機,需要完備的前期準備。」她說。

演藝方向
走另類熟男路線


蘇有朋從1997年在《還珠格格》第一部中扮演「五阿哥永琪」開始,正式從歌手轉型影視演員。在之後的四年當中演過張生(《紅娘》)、花無缺(《絕代雙驕》)、杜飛(《情深深雨濛濛》)等許多經典人物。這成為蘇有朋演藝生涯重要的成長期。

從 2002年開始,接近而立之年的蘇有朋進入了演藝生涯的成熟期。出人意料地勝任了《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這一角色,而主演過瓊瑤劇又領銜過金庸、古龍劇的男演員,近30年來少之又少。在接拍了無數偶像劇,和中日韓各路大腕都「會過師」以後,蘇有朋2006年又主演了話劇《菊花香》,填補了自己在舞臺劇方面的空白。而2009年,電影《風聲》讓蘇有朋再次完成了自我突破,扮演了陰陽怪氣的白小年。

縱觀蘇有朋的演藝生涯,很難把他固定在某一戲路上,可古裝、可現代,能演大俠,也能演變態。郝曉楠告訴記者,演藝方向的轉變和『小虎隊』聚散的道理是一樣的,蘇有朋已經回不到青春了。「三十好幾的人了,還像以前一樣演言情、偶像劇,肯定是有問題的。」她說。

在競爭力無比激烈的演藝圈,如今蘇有朋已經擺脫了偶像的定位,闖出了另類的熟男戲路。

和電視劇說拜拜

郝曉楠表示,蘇有朋未來除非遇到非常好的電視劇劇本,基本不會再接拍電視劇了。對於蘇有朋來說,早已不再是為錢而工作,一心希望能通過拍電影雕琢自己的演技。「電視劇週期太長,電影週期短但精細得多,對他來講更有收穫。」郝曉楠說。

被問及蘇有朋如此高調進軍影壇,將來是否有在電影節上得獎甚至「稱帝」的「野心」時,郝曉楠表示無此一說:「如果有這一天會開心,但路還是要穩穩地走。」

產業發展
成立過工作室


在『小虎隊』時代,蘇有朋只是天真少年,他回憶自己當初並沒什麼成名的概念,甚至覺得和公司簽約當藝人不過就是打工而已,一切都有很多叔叔阿姨哥哥姐姐打理,幾乎不用操什麼心。直到1996年蘇有朋真正單飛後,他才意識到自己長大了,要養家糊口,必須找準定位,增強實力。

在離開上一家經紀公司加盟華誼兄弟之前的時期,蘇有朋曾成立過自己的工作室。這個工作室存在的時間很短,只是幫他度過過渡期的一站。

蘇有朋回憶,自己當時基本不管賬,都交給他的合夥人打理,合夥人很會掌握預算,自己只要專心做好藝人的工作就行,什麼都不用擔心。對他來說,這段時光雖短,也談不上什麼成績,但卻是很美好的回憶。

2006年,蘇有朋加盟華誼兄弟,有了自己的專業經紀團隊,他感覺多了一份責任。蘇有朋形容這個團隊如同一家老小,跟他們同進同退的感覺讓自己擺脫了單飛後的孤寂。

不善經營投資大都賠錢

蘇有朋經常說:「我完全沒有做生意的天分,註定要幹藝術這行。」他對算錢毫無興趣,在談判桌上也不知怎樣開口,而在生意場上的運氣似乎也很差,投資大多賠錢。十幾年前,蘇有朋跟朋友在臺北開過一家泡沫紅茶店,店面很小,所有員工加上蘇有朋才三個人,這也是他唯一一次在其他產業的領域一試身手。不過也許經營確非他的長項,沒過多久小店就出現了很多問題,最後乾脆關門大吉。

後來蘇有朋意識到,自己沒時間也沒興趣去管的事情,肯定做不好,乾脆就不再觸碰。他表示,現在只做比較保守的投資項目,絕不貪心。

八卦猜想
20年緋聞寥寥


蘇有朋入行20年,只曾與林心如、趙薇及韓國女星蔡琳傳過緋聞。現在稍微剖析一下他們的歷史:林心如、趙薇與蘇有朋合作過兩部《還珠格格》,而蔡琳則是和他一同出演《情定愛琴海》的女同事。

從娛樂圈的規則來說,這些緋聞是電視劇宣傳方策劃、炒作的可能很大,多半能還蘇有朋一個清白。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成名藝人總不傳緋聞似乎也不是件好事。但蘇有朋剛巧是個極傳統的男人,不論別人怎麼八卦,就是不炒也不說緋聞。

後來蘇有朋公開表示已有圈外女友,兩人感情相當穩定,諸多謠言就此不攻而破。2007年有狗仔隊拍下了蘇有朋攬著神秘女友出行的圖片,並指其為蘇有朋公司的一位元同事,記者求證過蘇有朋經紀人郝曉楠,她表示對此事不予置評。

感情生活至今是謎

這一次因為『小虎隊』重聚,以前和媒體話不多的蘇有朋難得敞開了心扉。當說起『小虎隊』難聚時他曾說「各自都有妻小,有家有業,我們已經不是20年前的我們」。也許,乖乖虎這一次說漏嘴了也不一定。

其實,蘇有朋的感情生活至今仍然是個謎。他告訴記者,身為一個藝人、一個正常人,不可能沒有感情生活,只是沒有把她暴露在陽光下而已。當被問及會不會已像劉德華一樣偷偷結婚生子時,蘇有朋笑稱:「我也想有一個朱麗倩,但真的還沒找到。」無論如何,相信乖乖虎不會像劉天王一樣,連喜事都要隱瞞。


文/特稿記者:邵靖



陳志朋:演藝生涯起落似股票,曾用酒精麻醉自己。

在一代人的青春歲月中留下美好回憶的『小虎隊』,虎年春晚再聚首,闊別多年三人重回公眾視線,他們的命運似乎也在悄悄地改變。春晚對他們有什麼樣的影響,今後三人將如何走下去?

當年的『小帥虎』陳志朋在春晚緊張的彩排後,在他所住的酒店房間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聊到當下的再聚首,陳志朋的語氣中自然流露著一種興奮、感慨的情緒;而回憶起當年『小虎隊』三人從組隊、相處到解散,其間所發生的一切,他在興奮之餘,難免有一些往事不堪回首的落寞。

再聚首
春晚彩排初見面,大家找回當初的感覺


FW:這次聚在一起,第一次彩排的時候,三人初見面時什麼感覺?

陳志朋:剛開始那一秒,其實是很陌生的,畢竟大家很久沒聯絡,各自遇到的人完全不一樣。但是我相信我們的本質沒有變,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們又恢復到早期『小虎隊』排練的感覺。其實我們三個沒怎麼變,只是年齡的數字變多了(笑)。

FW:當時你們三個人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

陳志朋:好像沒說話,就擁抱,這個感覺跟當時我們三個人剛出道的時候差不多,我跟吳奇隆擁抱,蘇有朋最後一個到,他們倆擁抱,大家有一個默契。

FW:但是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那麼久沒有在一起,感情還能保持得像原來那樣嗎?

陳志朋:確實也有很多人質疑我們的感情,其實沒有兄弟不會不吵架、一輩子都好的。生活、工作中一定有摩擦,這是很正常的。這次聚首我們也會給對方意見,我們只希望這次把最好的表演呈現出來。

憶當年
跟吳奇隆有革命情感,蘇有朋是個小弟弟


FW:現在你們會聊當年在一起共同經歷的一些事情嗎?

陳志朋:我們不會說,但一些畫面會經常在我腦海裏出現,我相信他們也是。

比如以前我們在臺灣做宣傳時經費有限,宣傳人員開車帶著我們三個,一路上很辛苦,自己拿行李、化妝、弄頭髮,不像現在的年輕歌手那麼幸福,有自己的化妝師。

住一個飯店,可能不是五星級的,兩張床,三個人睡。那時候雖然已經很紅了,但是公司不希望我們膨脹,他們把內地觀眾給我們的信都藏起來,有幾麻袋,過了三個月才拿出來給我們看。


FW:那時你跟吳奇隆關係更親密吧?

陳志朋:早期剛組隊訓練的時候,我跟吳奇隆有將近幾個月的革命情感,一起下課,誰先下課誰就幫著買盒飯,拿著去搭車,再換大巴士,到了他家換摩托車帶我去臺北市,我們倆的情感是在那時建立的。

我跟吳奇隆的年紀只差10個月,有朋年紀小,當時對我們來說他就是個小孩,有點任性,不太聽話,你跟他講什麼,他聽不懂,也不理你。後來公司很多長輩私下教育他,他也很聰明,不久發現他一夜之間大長了,在待人處事方面長進了不少。


FW:那蘇有朋對你們會不會有意見?

陳志朋:所以有時他自己有危機意識,會覺得我們倆不太理他。我跟吳奇隆偶爾會逛街,有時看中同一件衣服,就買下來。就有點想去氣蘇有朋,就跟他說:你不聽話,你沒有這件衣服。

『小虎隊』解散了 結束「小孩子的遊戲」

FW:那三個人在一起,就沒有一點矛盾?

陳志朋:基本沒有,但是有過冷戰,是跟吳奇隆。當時是因為吳奇隆有了戀情。我擔心他談戀愛,會拖累『小虎隊』的工作,就拉蘇有朋一起抵制他。那個時候年紀小,經常玩這些小孩子的遊戲。現在想起來好笑,人家戀愛我憑什麼阻止。

FW:你們三個人私下怎麼稱呼對方?互相起外號嗎?

陳志朋:我們好像不叫名字,就跟兄弟見面一樣,有時候直接「喂」一聲。那些別稱就留在以前吧,畢竟要成長,像有新聞說三個人都已經是老虎了,還叫『小虎隊』(笑)。

FW:後來你去服兵役,『小虎隊』也就解散了,那個時候大家一定都不捨、難過?

陳志朋:我走的時候吳奇隆去送我,蘇有朋念書沒辦法去。其實我是後知後覺的一個人,當我真正進入軍營的時候,才下意識地發現原來他們倆不在身旁了,我還以為在拍戲。

真正到了一個陌生環境,在那一秒醒來才發現那是真的,『小虎隊』不見了。


服完兵役進入低潮,曾用酒精麻醉自己

FW:『小虎隊』解散後單飛,你怎麼為自己打算的?

陳志朋:其實單飛之後我曾經自信滿滿,但是公司當時給我設定的跑道太難跑,非常辛苦,後來乾脆就跟公司說我想休息,就自己去了溫哥華念書,其實是逃亡。

那時就不想繼續在娛樂圈裏了,就帶著太多情緒逃離。後來公司騙我回來,說要去新加坡工作,工作結束後就去拍了《還珠格格》,沒想到演員一當就是十幾年。


FW:那時是你的一個低潮期?

陳志朋:低潮期算起來有好幾次吧,從加拿大回來特別有信心地想在舞臺劇方面有所作為,但是很遺憾當時一位很有名氣的舞臺劇導演拒絕了我,那是對我一個不小的打擊。他覺得我不懂,最後我就跟舞臺劇、音樂劇、話劇說再見了,那時我27歲。

後來演《還珠格格》,我以為我會紅,但沒有,這也算是一個小小的打擊。

我屬於不懂得抗壓的人,煩的事情一來就會煩一天,那段時期不開心,只能用酒精來麻醉自己。


演藝生涯像股票,起起落落終有時

FW:你是怎麼走出那段低潮期的?


陳志朋:或許我的人生中有很多貴人,比如我想逃離的時候,公司就騙我回來,然後拍了瓊瑤的戲。另外還是要自己覺醒。那時我比較胖,公司就說讓我轉型演胖子,很受打擊,我就鞭策自己,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會過去。那時走出來就是自己跟自己對話,以自己偶像的口氣跟自己對話。

但現在我看得很透了,每個階段都有高有低,在高低中去找平衡點才能成長。紅不紅不重要,關鍵是開心。

我的演藝生涯,就像股票或者飛機一樣,起起落落是有氣流的。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是別人可能就受不了了。


FW:那時跟吳奇隆、蘇有朋有聯繫嗎?

陳志朋:其實我的生活中他們倆的比例很少,我喜歡交幕後的朋友,幕前的朋友很少。那時基本聯繫不到,各自有各自的事業,也完全沒時間聚在一起,而且那時手機打電話很貴(笑)。

FW:相比吳奇隆和蘇有朋,你的發展可能並沒有他們那麼好,會有心理落差嗎?

陳志朋:會有落差。一起工作那麼多年,突然少了兩個人,出去一定會有人說其他兩個人怎麼樣。

看將來
春晚之後陪家人過年,工作方面會加重演戲


FW:這次為了春晚也不能回家跟家人一起過年了?

陳志朋:我是個不太喜歡休息的人,一旦休息就覺得要犒賞自己,就覺得自己會發胖。今年不一樣,我的姐姐帶著孩子來上海陪我過年,13號演出結束後,就飛上海跟姐姐一起過年,然後帶他們去杭州、南京玩。

FW:春晚之後,你的工作是怎麼安排的?

陳志朋:我會加重演戲這部分,因為戲劇是永久保留下來的,收看電視的人比較多,歌曲、演出會有時效性。過完年就開始忙舞臺劇、電影、唱片,2010年會有很多動作。

FW:通過春晚,會不會考慮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時間?

陳志朋:我確實在北京的時間比較少,這樣不對,所以致使很多朋友遺忘了我,很多人提醒我一定要來北京,在2010年盡可能在北京、上海多待一些時間。

FW:你們三個人聊沒聊到今後是不是有可能合作拍一部戲?

陳志朋:很早以前我們合作過一部叫《遊俠兒》的電影,這是唯一一部三人合作的電影。後面沒有聊到這些,大家再碰面的機會其實不多,只能說一定珍惜、把握這次。

文/記者:壽鵬寰



陳志朋:對巡演不作考慮,將把事業重心移至北京


陳志朋檔案

生日:1971.5.19
別名;小帥虎
出生地:台中市
職業:歌手、演員
經歷:1988年加入『小虎隊』1991年12月至1993年11月服兵役,『小虎隊』因此解散。1993年12月,退伍歸來的陳志朋與兩虎舉辦「再見『小虎隊』歌手會」,闊別舞臺兩年後再度合作,但此時的他們已不如當年風頭之火爆,兩年後團體名義活動停止,三人分頭發展。

1997年8月,參拍瓊瑤年度古裝大戲《還珠格格》,飾演福爾泰。之後以影視為主發展演藝事業,參演過電影《來去少林》等,電視劇《食神》、《才子佳人乾隆皇》等,反響平平。

因外形酷似張國榮,2004年演出舞臺劇《永恆的張國榮》,引起關注。



對於很多那個年代的歌迷來說,『小虎隊』上春晚再聚首,再唱起他們熟悉的《愛》、《青蘋果樂園》,是圓了他們一個青春時代的夢;而對於『小虎隊』來說,這次的重逢,也許只是他們人生道路上的一次再交集,之後他們仍舊各自奔波、各自曲折。

『小帥虎』陳志朋顯得尤為感慨,不但為虎年春晚再聚首而感慨、興奮,十幾年來『小虎隊』所經歷的一切,他都歷歷在目。而『小虎隊』三人中,他個人相對較為黯淡的經歷,也借他和他經紀人威廉之口,再度被翻上媒體版面。

陳志朋的經紀人威廉,2008年開始接管陳志朋的演藝事業。而此次『小虎隊』重聚首並且登上春晚的舞臺,也出乎威廉預料。他表示會抓住這次機會,將陳志朋的演藝事業全面推向內地,並將重心放在北京。

低潮之謎
發展不如另兩「虎」,粉絲一直不離棄


在不少人看來,陳志朋在『小虎隊』三人當中,發展得並不如其他兩人。事實的確如此,但重要的是陳志朋一直在努力。

「志朋在工作上很有責任心,大家也都認同他的敬業。不管環境好壞,他一直在走這條路,他沒有變,沒有改變對藝術的追求,這是感動我們的地方。人有起落這是肯定的,這麼多年他的粉絲卻不離不棄,這很讓人感動。」談到陳志朋這些年演藝事業上的起起落落,經紀人威廉講起來也有些動情。

礙於外部環境 貴在從沒有放棄

威廉表示,相對來說陳志朋是全能型的藝人,比如他能演話劇,甚至也可以做導演。今後會讓他在戲劇上面發力,舞臺劇今年三月就會推出,另外還有更多他可以施展的平臺。

威廉認為,陳志朋的演藝事業沒有紅起來很大的原因,是外部環境造成的。在2006年和前公司合約到期後,耽誤了很長一段時間,宣傳也沒有跟上,空檔期至少兩年,加上服兵役耽誤的時間,所以他的道路起起落落,基本都是外部環境所造成。

「我感到欣慰的是首先他沒有放棄,而且還在這基礎上涉足了很多領域。這有優勢也有劣勢,劣勢就是他沒有大家熟知的影視作品出來,因為很多作品是臺灣拍的,內地很多人不瞭解。這個沒什麼,只要我們拍好作品,努力完成人物塑造,大家還會關注我們。」

重聚心情
沒想過還能再合作 上次相聚是十多年前


陳志朋說,央視邀請『小虎隊』上春晚的消息,他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剛開始央視找不到他們三個人,後來才輾轉找到了經紀人。當時陳志朋還在佛山拍戲,經紀人知道以後沒跟他說,怕他分心,在戲快要殺青了才告訴他。

當時陳志朋就覺得是一件很值得參與的事情,畢竟還有那麼多喜歡他們的歌迷。同時他也很感慨,上次三人聚首還是在蘇有朋上海的個唱上,當時他們到了上海,上舞臺唱了首歌就走了,這一晃就十多年過去了。

所以陳志朋十分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他親眼所見,為這件事辛苦奔波的幕後人員太多了,包括春晚導演組等,加上還有很多歌迷的支持,才會有今天的再聚首。哪怕演出時間很短,他也覺得足夠了,以後一定是人生最值得回味的事情。

他說這次最大的收穫,就是喚醒了更多朋友重新認識『小虎隊』,因為現在很多90後、包括一些80後的人,已經不認識或者不太記得『小虎隊』了。

『小虎隊』重聚找回自信,是否重組一切隨緣

這次『小虎隊』重聚、登上春晚的舞臺,對陳志朋最大的影響就是,又找回了已經遺忘的自信,至於對他今後的發展是否能起到推動的作用,陳志朋似乎倒沒想得那麼具體。他表示,一切都隨緣,能三個人一起為支持『小虎隊』的朋友表演,已經是非常開心、非常難得的機會。

有不少歌迷提出,春晚是個開始,特別希望『小虎隊』能通過春晚再重組,舉辦巡演。陳志朋在言談中雖然也透露了他本人對於『小虎隊』重組的期望,但是物是人非,『小虎隊』重組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所以他對此的態度是「一切隨緣」,不排除,但是也不能給大家百分之百地確認。他們三人這次也沒有聊這個話題,談到的多是將來各自的工作安排。

近期動態
工作以影視為主,涉足農村題材戲


威廉表示,2010年陳志朋的工作安排主要以影視方面為主,還包括舞臺劇,唱片也會在2010年發行。

威廉告訴記者,陳志朋是個多面手,除了大家所熟悉的唱歌,其實在戲劇等方面也都有涉足。之前陳志朋也拍了不少影視劇,但是大多是在臺灣拍的,都沒有在內地播出,因此內地的觀眾對這方面不是太瞭解。

「今年還是在戲劇方面下工夫,給陳志朋更多展現的機會,讓更多的人看到他演戲方面的才能。」威廉說。

他表示,2010年會在角色方面讓陳志朋有所突破,涉及廣泛一些,除了會接能體現他的帥氣的角色外,還會涉及農村、環保題材的主流影片。

對巡演不作考慮,暑期檔將推專輯

而對於呼聲很高的『小虎隊』巡演,威廉也明確表示:不會考慮。

「我的計畫2009年10月就定好了,現在春晚給我們這個機會,我們也很好地完成了,結束後我們還會回到我們的規劃中。所以工作流程不能允許有巡演的安排了,也許以後還有機會,我們再排時間。」威廉說。

2010年對於陳志朋來說,時間相對緊湊了一點。目前也在籌備唱片,正在收歌,希望能在暑期檔推出。舞臺劇三月下旬開始全國巡演,從北京開始。

「這些年沒怎麼來北京,不像吳奇隆和蘇有朋他們在這方面就很有優勢。陳志朋是工作的時候才會來,頂多待十天半個月,這也是一個缺憾,所以今年會補回來。」威廉說。

春晚重聚為歌迷 事業重心在北京

此前陳志朋的工作重心一直還是在臺灣,去年開始有了往北京發展的想法。威廉表示,現在經歷了春晚,在2010年他們將加快腳步把事業重心往北京轉移。

威廉表示,春晚對於陳志朋來說,最大的收穫就是這麼多年後『小虎隊』能有機會再聚,是給熱愛和支持『小虎隊』這麼多年的歌迷的回饋。

威廉承認,春晚同時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機會對每個人來說概念不同,『小虎隊』三個人上春晚,不可能像小瀋陽那樣大紅大紫,畢竟他們三個都是成熟藝人。

「春晚對所有演員都是機會。作為我們來說,演出會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去完成,會有很多人關注我們,又重新認識志朋,很開心。」威廉說。

威廉表示:「或許也能遇到好劇本,都是很好的事情。但其實我們更看重他們能借此機會回報一直以來熱愛和支持他們的歌迷,這個遠大於他能從中得到多少機會,歌迷會很開心,他們也會開心。這種心態對三個人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文/記者:壽鵬寰
攝/記者:傅丁

法制晚報 2010/2/21




註:由於以上訪問為大陸媒體,故將部分用語修訂為台灣較熟悉之用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婕兮 的頭像
婕兮

BELOVED

婕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