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國明的Nokia手機,單色mon,無得影相無得聽歌,購入價四嚿,現已停產。「咁耐以嚟我換過三部,每次用到壞才買。拖住阿媽入電器鋪,同店員講:『我只要打入打出、收發短訊,不要任何花巧嘢。』結果找了許久才找着這部,滿足晒我。」

氣氛有點詭異,事緣我追問他作為上位一線小生仍每天逼廠巴返電視台,解極我唔明。馬國明於是抖出手機來舉例:「凡事實實際際就得。」UBC機械工程系畢業生娓娓道來:「呃我唔到,愈多功能愈易壞,愈影響接收,電池又無咁耐用,彩色mon好食電;正如在香港揸車也不太實際……」都對都對,理性上難以駁倒他;感性上,我開始覺得馬國明人如機器,尤其那硬膠殼。

十年跑龍套熬出頭,唔買車唔諗樓唔夜蒲,最奇奇在並非花不起。如果苦行僧是為了禁慾,在他是根本無需要,連禁慾的慾也談不上——人生還有樂趣嗎?

「我幾無趣o架。」

或者這才做到成功人士,因為,另一位我遇過至今仍用單色mon手機的,是我上司。

無車一身輕

訪問前一天,雜誌影到馬國明逛車行;以為他覺今是而昨非,這天馬國明苦笑說:「諗吓啫,未落實,油價咁貴……」

每日,馬國明由住處搭地鐵至將軍澳站,轉乘廠車到電視城。「我讀理科,是個計數的人,有需要才call的士,一個月的士費還不及停車場租,未計養車。

「最主要是我不覺得搭地鐵是問題,有時觀眾會打招呼,我便笑笑揮揮手,頂多要求合照,有幾唔方便呢?可能我未夠紅,傾偈也只一兩句,不會糾纏。唯一一次我趕着背熟劇本口噏噏,聽到乘客交談:『你睇佢做戲做到傻咗。』實在太累或不想應酬的日子,我便call的士。」

於是令人想到馬國明慳家,想到小生們座駕有如名車展。

馬國明耐性十足理據充分:「不純粹為慳錢,我在外國也揸車返學,應用則用,在香港,成日塞車很麻煩,出外景要搵位泊又驚抄牌,最好坐大隊車,不用分心,專注演戲。一個人的成就與私家車無關,羅蘭姐都係搭城巴收工,影后喎。

「我未試過俾人笑:『吓乜你無車o架?』因為我永遠搶先笑笑口說:『我無車o架。』你說這樣怎做一哥、叫夥計怎跟我搵食?我不覺得有人會跟我搵食,就算將來有自己公司,都係彼此合作啫。」

裙腳仔

馬國明總結說,即使買車也只為全家放假郊遊。他與家人同住太古城,被影到揀車時,他拖住阿媽(又拖住),三十四歲的馬國明自認「裙腳」。

「你問我幾時置業?現住的已經是家庭的物業呀;我想買樓,買大啲同屋企人住囉。說自立,我真未諗過搬開住,爸爸退休了,媽媽家庭主婦,我算開始有點事業養家,independence是不用依賴,反過來可以讓老人家依賴一下我,豈不更有滿足感?

「我喜歡繑住阿媽行街,十二、三歲時有幾年無繑,怕人家以為自己不成熟,會怕,即是才不成熟。」

但從未見馬國明在父親節母親節表演真人show。

「我媽媽害羞,喂其實刊登可不可以打格仔?如果話觀眾是藝人老細,觀眾不想睇嘛;你做其他行業,會不會要帶阿媽俾老細見?」

加燦

構成特有性格,馬國明說,應該與「加燦」出身有關。九七前移民潮,馬父做「太空人」,馬母陪兩女一子到溫哥華讀書,「順便移民,學費慳好多。」馬國明唸機械工程——典型大好青年又有點不合時宜的學科。

大方向由母親和兩姐姐管教,粗重工夫如剷雪剪草作為唯一男丁責無旁貸,養成既婆媽又堅強。身處UBC,每年港姐來此揀蟀,馬國明卻說未遇過靚女,「女生好少讀工程。」唉係人都知理科仔要溝女溝過隔籬系啦。

到畢業,全家回流,白忙一趟,還驚覺已追不上香港潮流,或者說根本不想追上。

「我知道大家覺得我怪異,但如果不在娛樂圈,我的行為其實算正常。」
對,沒一點貪慕虛榮(好聽叫追夢),怎吃這行飯?

馬國明說:「表面上我可以告訴你為興趣,我在大學搞過劇社,題材探討留學生所遇到的問題……」

OK,實際上呢?

「實際上就是回流撞正金融風暴,機械工程尤其難搵工,我send了六、七十封求職信,醒起自己還有演戲這門興趣,結果唯一回音就是藝訓班,四千元月薪,阿媽話齋:『好過坐喺屋企吖。』我是一個特定時代下的產品。

「如果有得做工程師,trainee都好,我一定不做藝員。但怎說呢,我是入了一行便輕易不會轉工。我這一行——或者很多後生仔投身社會都是如此:機會來得不快不慢,每次有點心灰意冷時上頭又提升你少少,回頭一睇,咁又十年嘞。」

食不到臭豆腐

馬國明的故事就是如此,沒有奇蹟,甚至由跑龍套捱出頭娓娓道來也不勵志,並非他無志,而是壓根兒他不認為有一步登天的秘訣。

「龍套是沒有所謂出位的,最緊要唔好麻煩到劇組,要埋位時即刻埋到,不要唔知走咗去邊,俾PA(助理編導)鬧兩句不要駁嘴駁舌,已經算稱職了,而並非在表演上如何加倍認真。幾年下來每日路人甲乙丙很難說學到什麼,學到是在現場看看主角們怎預備。

「與其說勤力不如說廣結善緣。臨時有人甩底,PAcall問返不返到工,其實無話唔得,通常是難得放假約了朋友正在玩,看你捨不捨得唔玩,幫手啃咗,PA下次醒多一句對白當補償,或者介紹給導演,加些少戲,然後導演介紹給監製,如此而已。」

三年前被提拔參演《衝上雲霄》算是奇遇吧?「Tommy(無綫高層梁家樹)召見我,都只傾幾句閒偈,我亦只預備一段簡短實際的自我介紹,怕阻人時間嘛。到頭來,我懷疑根本每個老細寧願夥計企企理理唔好煩就得。」

馬國明的企理,不煙不酒不夜蒲。「同事生日,我會去飲點酒,但始終唔慣威士忌嗆喉,又怕嘈。我不是純情,是口味問題,正如不可以話食到臭豆腐的人就不純情。我不去蒲並非怕學壞,抱着這心態會忍得好辛苦。」

風雲際會,馬國明是今年產量最高的小生,他靦覥說:「咁啱啫,因為我未企定,男二(第二男主角)又得,男一又得,客串都得;企定一線的,劇集不能隨便開隨便接;而真正一線,更寧願多上大陸搵真銀。才輪到我。」

人家學劉德華梁朝偉,他學許紹雄。

「我從Benz身上學到最多。聽Benz說,每次電影記招完結,主角被記者纏着回應私人敏感問題;他拍拍籮柚就走得——你話幾好。」

但這次訪問也不容他拍拍籮柚。關於曾華倩,馬國明說:「一路是好朋友,朋友就無謂分開不分開,現在有時通通短訊。」

據說因為曾的兒子接受不了媽媽這小男友,又或者馬國明怕與失婚女人談戀愛影響形象——照計不會,都什麼時代了,觀眾喜愛曾華倩,而馬國明明顯是一主好人家。

「我都喜愛華倩,好難搵到個咁夾的朋友。這件事上她一直無乜嘢,直至傳媒麻煩到她囝囝……」

轉換話題,馬國明說,電視劇大眾化口味,男一性格永遠四平八穩,反而男二容許天馬行空更大發揮,所以祝賀他《甜言蜜語》終於坐正,他卻坦言enjoy做副手好玩又無壓力。

何止,最近播出的《師奶股神》裡,還會驚見馬國明做回律師乙——飲水思源憶苦思甜?言重了。「貪玩啫,是剛有個break,隔籬廠導演叫幫手,我便去;還有一次古裝,我勝在咁啱未拆頭套,又過過鏡囉,連對白都無。因此俾高層鬧過,話影響觀眾混淆喎。」

拿他沒法子。奧運六星也好,四大名捕也好,卅字頭馬國明順理成章被認定比廿字頭同期小生成熟穩重,其實,不通世務的大男孩加燦遇上眉精眼企MK男如吳卓羲,你認為誰更有赤子之心?

索愛

終於想出一項有車的好處來再問馬國明——識女仔方便嘛。

「對,」馬國明苦笑說:「有車,講一句『送你返屋企』的確較順口。尤其娛樂圈女仔最現實,出席function穿得性感不可能跟你逼地鐵任人評頭品足——但我又覺得,女仔在你無車時也鍾意你,才是真正對你好。如果她睇車來揀男朋友,無意思吖……」

唉,我開始懷疑傳聞中曾華倩被馬國明「悶走」恐怕屬實;我又醒起,另一位他新鮮熱辣的緋聞女友徐子珊,不是收過黎明饋贈的MiniCooper嗎?還有伊人在駕駛學院廣告裡俯伏軚盤那副冧樣……馬徐之戀,應該亦無結果。

公平原則,引言提及Nokia,這裡介紹另外兩大品牌:實事求是馬國明,大概不用擔心「無得撈啦」(Motorola),但論到要「索愛」(國內對索尼愛立信的簡稱),比較難。

撰文:余家強
攝影:李劍輝
協力:梁慧珠、麥潔瑩、鍾琰
髮型:VanChan@Hair
化妝:Peggycheng@BeatutyTech
服裝:Guess
場地提供:BackStage
mailto:nextb@nextmedia.com

壹周刊 第957期








註:首圖是婕兮第一次用PhotoShop製的圖呦!
  技巧生澀又費時,後幾張圖又改回用PI。Well,再接再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婕兮 的頭像
婕兮

BELOVED

婕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