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證先鋒II


這集真是很複雜、百味雜陳的一集。若說Sam和Bell真有些什麼,這集是開始,亦是結束。

我說過我一直不覺得Sam有對Bell動情,但一直以來都是我的感覺。他們兩人之間的戲,劇本一直寫的很隱晦、很矇矓,目的就要引人無限暇想,有人認為有、有人則不認為。我也是直到這一集才終於有了一個明確的答案,能肯定的說出Sam沒有對Bell動情。不過,這只是現階段,如Tim Sir所說,趁現在還有很多時間,把劇本改好

為了製造觀眾的錯覺,編劇們製造了許多Sam和Bell之間獨處的機會,天台上、劇院旁和咖啡機前…;同時間,大編劇們又一直刻意忽略Bell和Ivan間情感的累積,讓我們對他們兩人的關係時有錯覺。Bell和Ivan間最浪漫的橋段不外乎看夕陽,但整場戲我們看到了Ivan的浪漫,卻沒感到他與Bell的心靈交流。之後他們在醫院正式交住的過程,又明顯地安排為Bell是感動於Ivan的真誠進而接受他的情感。就這樣,我們一路在疑惑中走完六分之五。

法證先鋒II


在Sam家玩牌的那場戲,很巧妙地顯露出Sam和Bell的真性情。Sam是個內斂的人,但卻是不個擅於隱藏的人。於是當他拿到殺手牌,他不自覺地就流露出破綻。Bell看出來了,必定也逃不過Tim Sir的眼睛。我相信若是Sam真對Bell有超乎友誼的想法,是決對無法做到滴水不露,正如當年他無法在剛仔面前掩飾他喜歡汀汀的事實。

Bell毫不掩飾地將他對Sam的觀察說出來了,如此直爽當然也是因為她心裡無愧。她不自覺地將Sam的一舉一動全在他眼裡,不但揪出了Killer,也揪出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心底祕密。在場的四個人中,惟有Tim Sir將一切都看在眼裡。Sam、Bell和Ivan的一舉一動他心裡有數,而其他三人卻仍然懵懵懂懂。

天台上,Sam向Bell徵求了關於Madam Mui的意見。Bell主張Madam Mui不會在不愛自己的人面前流淚,而Sam接受了Bell的論調。事實上,Madam Mui雖然是他在遇見Bell之前所創造的角色,但早在不知不覺中充滿了Bell的影子。編劇藉著Madam Mui的改變,讓觀眾感覺Sam與Bell的瞭解及默契,刻意地讓我們誤將他們的相知當相愛。直到醫院那場戲,我們才透過Sam的態度明瞭一切。

醫院內,Bell乍聽關於法醫被刺的意外,情急之下丟下了父親,急忙關切情況的心情應是和Sam見到暈倒在天台的Bell時是無異的。不同的是在見到Sam平安無事時,她不自覺地雙手緊握Sam的手臂時的憂心,是無法控制地的真情流露。不僅早已略窺一二的Tim Sir大感訝異,深感事情已超乎他所想象;就連Sam都顯露出錯愕與不安的表情。仔細回想Sam和Bell的相處,Sam從未有超乎友情的觸碰,就連他抱他下天台後,也是十分自然地將Bell身邊的位置讓給Ivan。不是衡量後的行為,而是很自然的動作與反應,也是我從不覺Sam有對Bell動情的原因。

Bell在醫院裡的真情流露令Sam深感不安,對著劇本的他不知如何下筆;而Tim Sir則不得不採取行動,對Sam做出明示。Sam左思右量,回憶起與Bell相處的片刻。此時的他終於看到了彼此間的默契與瞭解,也明白若是未能懸崖勒馬,故事的發展將會為他們之間的友誼帶來傷害。於是他捨棄了原先的結局,讓Madam Mui痛哭失聲。這一刻,我既為為Sam驕傲,同時亦感到心疼。

如今他憶起和Bell相處的點滴,縱然有些感覺,但他明白和Bell只能是在錯誤的時間相遇的人,永遠只會能做朋友、永遠只會是兩條平行線。假若不是有Ivan的熱烈追求,Sam在不久的將來,會和Bell慢慢的從友情變成愛情;假若Bell沒有成為Ivan的女友,Sam會從這一刻開始愛上Bell。一如他當年在汀汀的那一吻之後,開始了和汀汀的愛情。但有些事,一旦點了明,就再也回不到從前。於是乎,天台上、劇院旁和咖啡機前…再也不會有兩人的身影。



法證先鋒II


小柔,小柔終於露面了!不,她還沒有回來,只是穿插了她和Tim Sir的甜蜜連線。

從來沒有那麼思念過小柔。我完全是個念舊人物,續集還是要原班人馬齊齊整整才是續集。以演員論,我愛佘絕對多於Yoyo許多許多,但以角色論,麻煩請把Bell一半的戲份還給小柔。小柔,快點回來吧!發揮你『心理專家』的長才,閃耀原本屬於妳的光采。

其實我說該去做『心理專家』的人該是Tim Sir才對。他的心思稹密,無人能及。這一集裡,他就是一位出色的心理醫生,輔導了正在迷途中的Sam。Tim Sir的話令我想到Mon和Tracy,想到Sam時常熱心過了頭,引起人家的誤會都不自覺,這真的是Sam的大缺點。他利用修改劇本結局的話題帶入Bell反常的行為,要Sam想想自己的行為以及和Bell的相處過程。提醒他在他對Bell的欣賞及對朋友的熱情之間,即便是心無他念,也該避免他人的誤會。

雖然Tim和Ivan是好朋友,也很欣賞他,但對Ivan和Sam是不同的。Tim和Sam是家人,而事實上Tim也的確是Sam唯一的親人!本集Tim和Sam的一席對話當中,當然是不希望未來造成三個人的傷害,但我覺得更多的是不希望Sam再度受到傷害。做為Sam的姐夫、兄長,Sam的幸福是他所關心的。



期待已久的李蕎出場了!不論她在Sam和Bell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但惟有不夠瞭解Sam的人才會誤會他和李蕎之間會產生感情。

Cat一出場,貌似委委屈屈的在停車場挨了Annie一耳括子,正巧被Sam碰的正著。談著公事的Cat是如此精明俐落,替老闆做事的李蕎是那麼地果斷絕決,最精彩的是離場時,Cat時而威脅、時而低下的態度,令得Annie只能摸摸鼻子,悻悻然地離去。Cat的手段之高明,令多年未見的學長Sam刮目目看。Cat問Sam是變好還是變壞,Sam則避重就輕地回了她:「變世故了!」。是的,在商界打滾的女人是要世故些、聰明些,還要能適時地扮傻,隱藏自己的光芒。Cat聰穎過人,深知凡事留三分的道理,設計Annie只是為了保護自己。這樣的女人雖無不好,卻不適合Sam。

Sam之所以愛汀汀,是因為她的單純和熱情;和Bell能成為知己,是深知她在冷漠的外表下隱藏的是顆熱忱的心;和小柔之間的友誼是因為她總將保護他人為己任。而Cat,她只是個平凡人。她做事前會先衡量利害關係;她說話前會先考量後果,她迂迴曲折的心思和以助人為己任的Sam不僅是兩條平行線,更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看到她一出場,我就知道他絕對不是Sam的未來,或許連催化劑都不是。



基本上,我很喜歡Sam和曹世川會面的這場戲。從Sam一開始撞見Cat被打,他彷佛就掉入一場和自己完全格格不入的世界。Sam雖然對感情上有些遲鈍,但在觀察人性這方面卻又十分細微。Cat的一舉一動都沒逃過他的眼睛,至到停車場的那齣好戲,他深深明白Cat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學妹。同樣,曹世川和Annie及Debbie間那此起彼落的關係也沒逃出他的觀察。這場戲裡的Sam十分帥氣,而且酷。一身黑西裝的造型再加上席間他那帶點謎樣的笑容,迷死人了!雖然出資的富豪曹世川才是主人,但Sam仍然維持他的氣勢,將發球權掌握自己手上。期間,Debbie加入後,得知他是大作家古澤琛後的恭維,Sam禮貌應對;及後他又被問及Debbie是否具備Madam Mui的條件時,他客套地點了頭,但他臉上的笑容卻是值得玩味的。不知道此時的Sam是否正如Bell所言,背脊挺的鼻直呢?不過放心,那時沒人可以像Bell一樣地識穿他。

戲尾,Sam和Cat一起看在看Debbie試戲,整個氣氛怪異的不得了,十分不合協!不僅Sam和Cat之間毫無交流,兩人的表情都顯示出無奈。照我說,Sam的心裡想著的是:「這個女人來演我筆下的Madam Mui,到底是低估我,還是抬舉她啊?」,而Cat的心裡話大概是:「老闆的新歡拜託也找個稱頭些的。這樣質素的女人叫我怎麼介紹給學長啊?沒顏面和他說話啦!」。

十分可以想像Debbie死的快,因為若真由她出演Madam Mui,死的那個人是我啦!TVB也不算是沒人,隨便一個落選港姐也比她出色許多,何況她還是得擠下李亞南的新歡,卻找個既沒外貌又沒氣質的演員。外型也就算啦!那場戲中戲真是嚇死人,演技還真不是普通爛,這是要人相信Debbie完全是一個靠關係出位的女演員嗎?好在她死了!要是我是Sam或Cat,這下一定心想:「痛苦終於過去了!」。(呦,我好毒舌喔!)



精彩對白

法證先鋒II


法證先鋒II


(Bell捉到Sam是Killer)
Bell:「不過你就零分,又是一個都殺不死。」
Tim:「又是你?Killer。」
Ivan:「你真的好像退步了!」
Sam:「我知道妳捉賊很棒,但捉Killer可不可不要那麼有本事。」
Tim:「不是Bell有本事,是你特別差。」
Bell:「可能是他平時不習慣騙人,一拿到Killer牌就坐的直挺挺的。」
   「整個樣子都不同。」
Tim:「Bell果然是警隊的精英,看人都特別的準。」
Ivan:「是啊,我和他做了那麼久兄弟都看不出來。」
Bell:「是你們看人不夠細心。」
Sam:「哦,妳看人那麼有眼光,很難騙到妳囉!」
Bell:「那倒是,騙不了我的。」
Ivan:「我不就可以,整個人都騙回來了!」
   「你也要檢討一下。你什麼都溢於言表,怎麼哄女孩子?」
Bell:「哇,原來你是哄我的啊?」
Ivan:「當然不是啦!」

法證先鋒II


Tim:「現在Sam可了不起啦!」
   「曹世川看中了古采尼的小說,想將它改編成電影。」
Bell:「哇,大法醫成了大作家,現在還做了大編劇!」
Sam:「大什麼?八字都沒一撇。」
Ivan:「喂喂喂!最重要的是找一個美女來飾演Madam Mui。」
   「說不定做完電影的女主角,肯做你的女主角。」
Sam:「是去找的嗎?不是去騙的嗎?。」
Ivan:「是哄。」
Sam:「是哄啊!你繼續哄。」

----

法證先鋒II


Sam:「真是想不到妳一開始就有備而來了!」
Cat:「怎麼你看過上集嗎?」
Sam:「但我真的想不到下集更精彩。」
   「人家說『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我們十幾年沒見,以前的四眼妹真的變了!」

Cat:「那是變好,還是壞?」
Sam:「我想應該是變世故了!」

----

法證先鋒II


Sam:「有件事我想問問妳。」
   「如果Madam Mui的男朋友早就知道誰是兇手,但是他沒有說出來。」
   「最後被Madam Mui知道了男朋友對她那麼不坦白,」
   「妳想她會不會傷也的哭出來?」

Bell:「如果我是Madam Mui就不會哭。」
Sam:「為什麼?他很重視這段感情。」
Bell:「就當她真的很重視這段感情,她都只會覺得可惜。」
   「會很傷心,但一定不會哭出來。」
Sam:「她真的可以那麼冷靜地一滴眼淚都不流下來?」
Bell:「Madam Mui的眼淚只會在他的愛男人面前流。」
   「既然她知道這個男人不是她的最愛,」
   「所以就算Madam Mui再傷心也好,眼淚也只會含在眼眶裡。」
   「她絕對不會容許她表現出軟弱的一面,讓一個不愛她的男人看到。」
Sam:「有道理,我接受。」
   「Madam Mui的眼淚只會在她最愛的男人面前流出來。」


----

法證先鋒II


Sam:「Bell!」
Bell:「Sam,原來你沒事啊?」
   「他們說有人脅持了一位法醫人員,我還以為是你。」
Sam:「我沒事,我和Tim剛剛到。」

----

Tim:「喂,這個劇本你看了好多次了!還沒寫好嗎?」
Sam:「不,趁劇本還沒寫好,看看有什麼需要修改。」
Tim:「沒錯,可以改就改好一點。這個世界沒一個劇本是完美的。」
Sam:「其實我在想Madam Mui這個角色,我會不會寫的太硬朗了?」
   「如果把整個性格寫的柔弱點,會不會現實些?」

Tim:「其實我覺得Madam Mui和Madam Ma有幾分相似。」
Sam:「你也有同感啊?」
   「你知不知道,其實Madam Ma也問過我這個問題。」
   「她說,你這個角色是不是在影射我?」
   「我告訴她,我寫這個角色的時候還不認識你。」
   「但我認識她之後,我又發覺我似乎有意無意之間,」
   「將她對人對事的處理手法都放在這個角色裡。」
   「有時侯回想起來,我自己也很混淆。」

Tim:「其實仔細想想,他們兩個是有分別的。」
   「就好像今天在醫院,如果換作是Madam Mui,她一定會很冷靜。」
   「不會像Madam Ma一樣那麼緊張。」
   「有時侯寫小說和現實世界是兩回事。」
   「Bell始終是人,人始終會有錯。有不清醒、不理智的時侯。」
   「有時侯真的要抽出身來,想想整個局面,想想走的路到底有沒有錯。」
   「又或者對人家會不會表錯情,令人產生誤會。」
   「Sam,趁現在還有很多時間,把劇本改好。」
   「如果一直錯下去,我說結局一定不美好了!」
   「我煮咖啡,喝不喝?」
Sam:「不喝了,我沖了一杯熱巧克力。」
Tim:「口味也變啦!」

----

法證先鋒II


(Tim和小柔通電話)
Tim:「有件事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做西班牙炒飯要用義大利米?」
小柔:「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不僅要學會煮,還要煮的很美味,等我回來吃。」
Tim:「好啦!你放心,總之妳回來那天,會有很多美味的食物等著妳。」
小柔:「妳說的喔!這裡真的很冷。」
   「不過每次和你通完電話,我都覺得特別溫暖。」
   「三十天,還有三十顆巧克力。」

----

法證先鋒II



----

法證先鋒II - TVB官方網站
法證先鋒II - 維基中文
第25集劇情簡介 - TVB官方網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婕兮 的頭像
婕兮

BELOVED

婕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