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穿牡丹》的預告出爐了!看來愷威的戲份比我原先預期的要多,而且也穩坐男一號。但這是部女人戲,所以最最重要的還是李小冉和應采兒的部份。預告雖然不長,不過重點劇情透露的不少,劇情簡介更是很詳盡,看的時侯要小心。

精彩預告



演員名單

李小冉 飾 郁無瑕  應采兒 飾 郁芷嵐  劉愷威 飾 霍冬青
李子雄 飾 霍萬鴻  譚 凱 飾 羅志襄  方青卓 飾 霍太太
杜志國 飾 郁浩廷  劉交心 飾 霍萬才  李 姝 飾 郁紅玉
嚴曉頻 飾 郁太太  倪 土 飾 賈巨富  鄭 齊 飾 李德發
陳慧娟 飾 霍姨太

劇情介紹

  1923年冬。軍閥混戰,民不聊生。本是佛門境地的淨月庵也逃不過這場災禍,小尼姑無瑕從大火中救出傷重的師太,師太臨終前說出無暇本是蘇州郁家大小姐的身世。一路逃亡的無暇,偶遇前往蘇州經商的霍冬青,冬青不僅救了無暇,還把她送到了蘇州。

  郁家繡坊是頗有名氣的刺繡名門,以“鳳穿牡丹”技驚天下。正值郁家百年店慶,衣著破爛的無暇突然出現在門口,聲稱要見父親。眾人震驚,尤其是二小姐芷嵐,壓根不相信自己有一個當尼姑的姐姐。郁浩廷見到可憐的無暇,竟不由分說命人將其趕出郁府。無暇傷心欲絕,不知父親為何不認自己茫然離開。郁浩廷看著女兒的背影,一陣心口絞痛。原來,曾有高人算得無暇女生男命,命犯刑克,十八歲之前父女不能相認,否則必有大禍。但經郁母再三懇求,郁浩廷同意尋無暇回府。

  郁家百年店慶舉辦刺繡作品展示會,不想一件戲裝龍袍竟被人偷換成了真龍袍,眾人驚訝之際,軍閥胡明仁突然闖入,以保皇黨的罪名抓走了郁浩廷。剛回家就遭此變故,無暇驚呆了。為救父親,無暇向冬青求救,冬青設法救出郁浩廷,但郁老爺已經命垂一線。臨終前,郁老爺將郁家家業和家傳秘技“鳳穿牡丹”傳給無暇,引來芷嵐的怨恨。郁家出殯當日,胡明仁挑唆債主紛紛上門,多虧冬青及時現身化解了危機,令芷嵐一見鍾情。

  為謀出路,無暇和芷嵐北上拜見紡織大亨霍萬才,無暇的一手蘇繡令萬才讚歎不已,為謀得“鳳穿牡丹”,萬才向郁母提出郁霍聯姻。為了家族的生存,無暇無奈答應,卻更引來芷嵐的嫉恨。

  冬青對婚姻堅決反對,好友志襄向無暇退婚,卻被其脫俗魅力所打動,冬青在母親以命相逼之下答應了婚事。大婚之夜,冬青徹夜未回,無暇獨守洞房,無限愁懷。獨自徘徊的冬青與芷嵐巧遇,芷嵐得知冬青抗拒婚事的心態,心中燃起一線希望,有意接觸進步思想,以便吸引冬青的注意。

  霍家的門規家法,令只知佛門清規的無暇很不適應,倍受冷言責罰,冬青憐惜無暇,兩人協議以“假夫妻”瞞騙家人。在相敬如賓的日子裏,兩人相互都有了好感。

  表面平靜繁華的霍府,暗中卻隱藏著勾心鬥角。二叔萬鴻得知政府正在招募“比利時女王像”刺繡專案,但由於難度和風險太大,無人敢接,萬鴻設法引冬青和無暇接下專案,看著兩人屢屢失敗,萬鴻和二姨太好不得意。眼看政府訂的交貨期限將近,冬青和無暇卻突然失蹤,萬才心急如焚。原來冬青和無暇前往天竺山尋找染料所用的牽銀花,途中歷經千辛萬苦,冬青被無暇的執著所感動,兩人終於有了夫妻之實。

  在軍閥包圍霍家之際,無暇和冬青捧著繡好的比利時女王像出現在眾人面前,眾人被透視法的精妙畫面所折服,無暇在霍家的地位驟然提升!得知此事的芷嵐苦惱醉酒,與萬鴻相遇,道出對冬青的依戀,萬鴻假意相勸。冬青向志襄透露自己已愛上無暇,志襄內心失落,默默離開。

  元宵佳節,無暇遇到童年好友李德發,德發一直暗戀無暇,正打算向無暇表白,一聲槍響,軍警開始抓捕“革命黨”,混亂之際,德發被抓走。

  二姨太得知德發之事,告訴萬鴻,萬鴻立刻派人暗中救出德發,並偽造了一封無暇的親筆書信,李德發信以為真,夜入霍府。正當無暇對德發的出現驚訝之際,二姨太帶著怒氣衝衝的萬才出現了。霍家三堂會審,無暇百口莫辯,家法當前,冬青為救無暇與父親發生衝突,萬才怒火攻心,當場暈倒,冬青趁亂暗中放走德發。適時,比利時王室的嘉獎令無暇轉危為安。事後,萬才私下警告二姨太不要搬弄是非,家業永遠屬於冬青!

  軍閥賈巨富設宴招待霍家,想與霍家合作開廠搞實業,萬鴻極力反對,萬才卻同意並讓冬青主辦。萬鴻安排芷嵐做冬青的助手,並暗中引進一批劣質機器,引起工廠爆炸。冬青以自己的成熟穩健平息了爆炸引起的後續問題,令萬才老懷安慰!眼看冬青和無暇在家如日中天,萬鴻開始暗中接近賈巨富,尋找外援。

  孫中山逝世,時局再一次動盪,冬青也遭遇嚴重的信仰打擊。無暇看著冬青終日不振,卻無言以慰,深感自責,她開始努力自學,希望能與冬青有“共同語言”。

  不久,郁母帶著亭亭玉立的三妹紅玉搬到北平,萬鴻初見紅玉竟有種莫名的好感。

  賈巨富借大壽慶典,拉攏北平名流,無暇與冬青應邀出席。不想宴會中發生刺殺行動,但賈巨富早有防備,暴動很快被平息,革命學生四處逃散,芷嵐誤打誤撞被牽連在內。無暇收到芷嵐給冬青的求救信,為不連累冬青和霍家,無暇親自去救芷嵐。姐妹倆為冬青發生爭吵,碰巧軍警趕來,芷嵐認為是姐姐故意出賣自己,打了無暇一記耳光。無暇為了掩護妹妹逃走,被軍警抓走。

  賈巨富與萬鴻商議,借無暇向霍家交換50%的股份,冬青為救無暇,再次與萬才發生衝突。志襄連夜趕回北平,志襄幫冬青將萬才調離北平,在萬鴻的安排下,與賈巨富交易,救出無暇!萬才連夜趕回北平,勃然大怒,免去冬青的一切職務。萬鴻以為自己的機會終於來了,開始大展拳腳,可是,萬才卻暗中破壞萬鴻的交易,萬鴻受到打擊,徹底絕望。

  無暇提醒紅玉不要迷戀萬鴻,紅玉直言無暇也不過是搶了二姐的心上人。無暇錯愕,郁母也責怪無暇沒盡到大姐的責任,面對姐妹的冷淡,母親的誤解,無暇暗自傷心。萬才對冬青以家業交換無暇的事一直耿耿於懷,他命冬青休掉無暇,否則就不能繼承家業,冬青執意不肯,為不讓丈夫為難,無暇偷偷離開了霍家,隨難民坐上南下的火車。無暇的離開讓許多人松了口氣,只有冬青執著地四處尋找無暇。

  流落到上海的無暇,偶遇志襄,志襄安頓好無暇,偷回北平找冬青。偏巧冬青不在,志襄委託芷嵐告訴冬青無暇的下落。芷嵐冒充冬青給無暇回了一份無情的休書,無暇心灰意冷,表示不願再回北平。志襄莫名奇妙,氣衝衝地找冬青算帳。冬青得知無暇下落,趕到上海,兩人相見的一刻,冰釋前嫌。

  冬青帶無暇回到北平,向萬才坦言,為了無暇,他願意退出霍家的生意,父子二人發生激烈的衝突。志襄建議冬青帶無暇到上海發展,二人開始周密的計畫。不想被萬鴻得知,遂與賈巨富密謀,決定斬草除根。

  冬青給父親留下書信,帶無暇離開北平,路上遇到萬鴻派來的殺手,冬青為救無暇被抓走,無暇則被聞訊趕來的萬才救回霍府。霍家少爺被綁架的消息一時傳遍北平,霍家上下遷怒與無暇。

  冬青逃避殺手,失足跌入懸崖。萬鴻與賈巨富得知此事,決定以假屍體欺瞞霍家。看到面目全非的屍體,霍府悲鳴一片,無暇哭得昏了過去,經醫生診斷,無暇竟有了喜脈。悲喜交加的無暇看著屍體,突然發現這不是冬青,她興奮地告訴家人冬青沒死,可是所有人都以為她是傷心過度。萬才為保家族血脈,命人看住無暇。跌落懸崖的冬青被山農救起,看到報上自己的死訊,他托人送信從上海秘密找來志襄,兩人商定將計就計,暗中查訪綁架事件的幕後真凶。

  萬才病重,萬鴻在家獨攬大權。二姨太不想有另一個繼承者和自己兒子冬康爭奪家產,暗中下毒,不想被無暇發現,為保家族安定,無暇沒有聲張。

  志襄利黑白兩道的關係,查出綁架一事與賈巨富和萬鴻有關,冬青決定秘密將家產轉移上海。得知無暇懷孕,冬青欣喜,志襄安排兩人偷偷相見。芷嵐跟蹤志襄見到了冬青,冬青為避免芷嵐也捲入家族爭鬥,安排她先到上海打理生意。

  萬才病情惡化,住進醫院。得親信暗察得知冬青之死與萬鴻有關,萬才悲憤交加,暗中立下遺囑,家產由無暇的孩子和幼子冬康平分,萬鴻分文沒有。萬鴻得知東窗事發,一不做二不休,將萬才殺死。同在醫院待產的無暇發現公公氣絕,失足跌下樓梯,孩子夭折了。

  霍家喪禮,正當萬鴻入主霍家之時,冬青帶著志襄、芷嵐突然出現,萬鴻大驚,冬青揭發萬鴻與賈巨富私通謀奪家產的陰謀,但顧慮到親情,冬青沒當眾說出萬鴻害自己的事,只是私下警告萬鴻,萬鴻見大勢已去,跪求冬青原諒自己……

  北平的時局越來越動盪了,冬青決定帶著芷嵐、志襄先南下上海奠定基礎,臨行前,拜託無暇暫留北平掌管家族事務。兩地分隔,只有書信往來,無暇心中感到一絲失落和不安。

  冬青在上海遇到了李德發,他竟已成了留洋回來的律師,冬青聘請他做了公司的法律顧問,和芷嵐成為冬青生意上的左膀右臂。冬青把芷嵐當作妹妹照顧有佳,這讓芷嵐似乎感到冬青對於自己的一種“愛”,心中對無暇起了取而代之的念頭。生日當晚,芷嵐向冬青表白愛意,投懷送抱,但冬青不為所動,向芷嵐表示他只愛無暇一人。失落的芷嵐借酒消愁,遇到了同樣為情所困的德發,得知德發對無暇的感情,芷嵐心生邪念,為報復無暇,芷嵐勾引德發和她發生了關係。事後德發悔恨不已。

  冬青經志襄建議讓芷嵐出國留學,芷嵐表面答應卻懷恨在心。餞行宴芷嵐將冬青灌醉,把冬青扶進自己的房間,之後又用二人的肉體關係威脅冬青。冬青懊悔,決定立刻回北平把無暇接來上海。

  1927年的4月12日,芷嵐跟蹤冬青來到車站,不想一場屠殺開始了,混亂中,冬青為救芷嵐,被一顆流彈擊中!無暇感應到冬青的死,獨自趕到上海,看到的是冬青的屍體,和芷嵐充滿敵意的眼神。芷嵐指責姐姐當年克死了父親,今天又克死了冬青,並聲稱自己已有了冬青的骨肉。無暇傷心欲絕,獨自回到北平,看到的竟是殘垣斷壁的霍府,只剩下一片瓦礫,霍母過世,其他家人都已失散,無暇呆住了……

  無暇突然覺得自己什麼也沒有了,她相信自己的命太硬了,克死了父親,克死了冬青,甚至整個霍家,心灰意冷的無暇決心避世禮佛,刺繡金剛經為眾人超度,為自己贖罪。無暇刺繡著經文,回憶著與冬青的點點滴滴,經文繡完之日,無暇如獲新生。她意外找到失散的冬康,決心幫冬青完成沒有實現的心願。

  如今的上海今非昔比,帶著紅玉避難而來的萬鴻,和芷嵐為了各自的利益聯起手來,把控了霍氏企業。無暇的出現,成為他們共同的敵人。芷嵐以兒子冬冬為籌碼,逼無暇交出一半家產,無暇不相信冬冬是冬康的兒子,志襄支持無暇對簿公堂。可惜由於萬鴻的偽證,官司輸了,芷嵐以冬冬的監護人身份成為霍氏股東之一,和無暇、冬康三分天下。

  無暇以股東身份,進入霍氏,努力學習業務,贏得眾員工的尊重。芷嵐和萬鴻顧及無暇,想方設法要趕她出門。萬鴻想以長輩身份爭得冬康的監護權,幸虧志襄找到已經瘋癲的二姨太,不想萬鴻狠毒地派人殺了二姨太,帶走了冬康。無暇不信萬鴻會做出如此傷天害理之事,志襄說出當日綁架冬青的就是萬鴻,無暇大吃一驚,為保住冬康,無暇答應以交出股份,離開霍氏,以換回冬康。

  在志襄的幫助下,無暇送冬康出國,離開上海這個是非之地。志襄鼓勵失落的無暇重新拿起繡針,無暇想起父親的臨終遺言,閉關鑽研“鳳穿牡丹”技法,終於完成了一件精美絕倫的鳳穿牡丹繡品,她決心重開繡坊。無暇以“鳳穿牡丹”針法從芷嵐處換來第一筆創業資金。芷嵐得意之餘,卻發現自己根本參透內中的玄妙。

  無暇開辦郁家繡坊,並招收各階層女性,教導她們要自立自強。不久,無暇又將西洋畫法和郁家刺繡相結合,創出了丹青繡。對一直在身邊默默關愛自己的志襄,無暇卻總有一份歉疚。

  時過境遷,無暇成為一代刺繡大師,名震中外;萬鴻娶了賈巨富的女兒,並投靠日本人為自己謀求更大的利益;不爭氣的紅玉成了萬鴻的情人,並懷了他的孩子;芷嵐則百無聊賴,消磨度日。

  無暇得志襄幫助,成功拓展海外市場,並邀請德發加入,慶功相賀之際,志襄突然向無暇求婚,無暇大感吃驚,志襄希望無暇好好考慮,無暇默然離開。回家恰逢紅玉難產,無暇和郁母為妹妹接生,順利產下一女,紅玉看著無暇心中羞愧,感覺到親情的重要,決心和萬鴻一刀兩斷。

  無暇的成功,讓芷嵐和霍萬鴻嫉妒萬分,兩個人互相埋怨。芷嵐來郁家大吵大鬧,病重的郁母訓斥芷嵐所作所為不顧血脈親情。郁母過世,姐妹三人心情迥異,芷嵐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

  冬冬發生意外,急需大量鮮血做手術,芷嵐焦急萬分,不得不說出李德發是孩子的親生父親,德發欣喜。無暇得知後淡然一笑,她一直相信冬康,隨即她向志襄表態,此生此世心中除了冬青,已無法再承載別人了。羅志襄苦笑,這樣的結果他也料到了……

  霍萬鴻為討好日本人,為天皇生日趕制生日禮物,廠裏員工紛紛罷工遊行,芷嵐遙想當年自己也是愛國青年,心生羞愧,與萬鴻決裂。不想萬鴻綁架冬冬,逼迫無暇為日本人刺繡,無暇帶著必死的決心,以自己交換冬冬。

  牢獄中,萬鴻和日本人對無暇軟硬兼施,無暇神情淡定,表示寧願自殘雙手,讓“鳳穿牡丹”從此失傳於世,也決不當漢奸。日本人授意賈巨富,將無暇以間諜名義槍斃。芷嵐和志襄探監,無暇交代志襄儘快安排妹妹和孩子離開上海,芷嵐流下了悔恨的眼淚。

  紅玉懇求萬鴻放了姐姐,萬鴻堅決反對,紅玉徹底崩潰了,她和萬鴻爭鬥中,失手將萬鴻錯殺。看著自己愛的人死在自己面前,紅玉瘋了。

  刑場,志襄帶領幫會的兄弟來救無暇,與軍警混戰在一起,芷嵐和德發拼力救下無暇,不想日軍突然沖進刑場,槍口對準了無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婕兮 的頭像
婕兮

BELOVED

婕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