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廿六日,紅館後台,距離開場不到半小時。

走廊是花海,雖然每逢 show總如此,但今晚未免特別多。袁詠儀抱着「魔童」出出入入,來助興的蔡一傑,純粹來打氣的伍姑娘、阮兆祥,我還見到當選過工展小姐的張媽媽、表姐上山詩鈉,稍後還會有罕有做嘉賓的郭富城、張栢芝,以至舊情人許秋怡……

張智霖拉着我手說:「連你都來了,好多人陪我,好多花,但最終還得自己一個人上台,你說似不似人生那一段路?」

Chilam詭異地笑了。

四十歲永遠長不大的男孩,入行廿年來首次開演唱會卻講了不吉利的說話,我也反常地於數天後與他進行訪問(通常只會在事前宣傳促銷),世界都在反常。


生滅

我都希望張智霖到此年資仍受人尊重,於是由自己做起。

壹:我們為什麼坐在這裡?

張:之前做過很多訪問,都是為宣傳,其實我好怕hard sell,有些為了保持神秘又不能講,到一切靜下來,想找個人傾吓偈。

壹:為什麼上台前會有如此奇怪念頭?

張:要來的人都一下子來了,像人生一條清單,個個都話陪你,到頭來踏上去無人陪到你迎接unknown,你說不似嗎?我在最開心的時候,也不忘提醒自己,一切都有生起滅絕。

壹:你另一個奇怪舉動是精力無窮到完 show第二晚即去捧蔡楓華場。

張:因為我應承過。之前不識他,在做博愛 show時他友善地和我交談,私底下他比報章上容易接受得多。我覺得香港人需要奇蹟,點都去撐吓場。我看《IQ成熟時》長大, Ken是那個級數碩果僅存的藝人,還有譚詠麟,我都希望張智霖到此年資仍受人尊重,於是由自己做起。

壹:你也在演唱會裡扮張國榮唱《想你》,其實不容易,模仿張國榮通常有反效果。

張:這是 salute,可以賴嘢o架,本著出發點係好便去做。我在卡拉OK也唱哥哥,是一種掛念。

壹:從蔡楓華到張國榮,一個是接受不到從高峰滑落,一個是高得滯,你怎樣防止自己走上這兩條路?

張:做咗咁多年人,沒什麼是接受不到的,學做藝人不如學做人,不單演藝事業的高高低低,做人豈非更多生老病死要面對?

我們在醫院裡歡笑,迎接新生命誕生,但可能正正同一間醫院,我們曾為親友離世哭得死去活來,那裡也是舞台。生起和滅絕在同一點,諗清楚,無須被情緒影響自己看法。

身不由己

壹:你過去算無計劃,二千年《十月初五的月光》大收,你人在新加坡拍劇,我去訪問你;到《西關大少》又中,你人在寧夏銀川拍劇,從來不食住個勢上。在外地拍劇的理由很簡單,搵快錢,你似乎只是為改善生活,逃避想辦法做super star。

張:我曾對你說過,我信佛,相信今世做戲子是一種報應——罰被人指指點點。

壹:今次演唱會銷售期正值《魚躍在花見》播出,總算配合到了。

張:天時地利人和,這是我的第一次,入紙紅館時,根本不知套劇幾時播。跟無綫只是one night stand關係,親密而非親生,咁大間電視台不會遷就我一個。

壹:做了二十年都要看天時地利人和?

張:所以我說不想孩子做這行,一定要做,等我儲多些錢讓你做老闆開戲吧,都叫有話事權,否則人哋揀你做配角就慘。

壹:但結果你都抱了「魔童」 上台。

張:是家人給我的 surprise,爸爸總不能拒絕兒子吧。那一刻好驚他驚,驚他唔鍾意,但更加驚他愛上登台。

壹:在澤東算不算也身不由己?你簽了七年卻未拍過王家衞電影。

張:都有懷疑過自己,但以導演一向的節奏來說其實又正常。現在我終於入組了,拍《一代宗師》,演葉問一個朋友,除了打還會有特別表演。

壹:袁詠儀曾對我說你不夠積極,現在積極了?

張:因為我相信世界末日,瑪雅預言在二0一二年十二月廿一日,又一說法在今年五月廿一日。如果真的要來,我總算做了事,唔會話,唔好嚟住我好多嘢未做。世界末日是難得的,有幾多人見到?過往的人死了,小朋友又未知乜事,只有我們這一代好清楚好成熟去迎接地動山搖。


別離沒有對錯

壹:經理人公司叮囑我別逼你談許秋怡。

張:不是避忌,是我不想好似借人宣傳,尤其賣飛期間。但在我歌唱歷史裡她必須要出現,《現代愛情故事》怎可以無呢?也是對觀眾一個交代,是我主動找她的,我們之前間中通電話,她找過我做嘉賓,只不過時間夾不到,今後我也會幫番她。

我們好耐無見,工作上交集不到,住的地方隔得遠,很少碰到。突然間做回一個二十年前的情境,那時成日一齊唱這首歌,今夕是何年呀!像時空錯亂,大家的容顏又無咩改變,好似發夢,唔覺尷尬,是一個舊朋友見面,比如以前有任何虧欠——

男人永遠是錯的,就算她撇你都係你錯,你做得不夠好她才撇你呀!

壹:你虧欠了許秋怡?

張:男人永遠是錯的,就算她撇你都係你錯,你做得不夠好她才撇你呀——或者任何開心不開心,都已經是前塵,能夠重遇好難得,我好珍惜,沒什麼需要避忌。

壹:正如你不會阻止太太在《志雲飯局》談與富商男友的過往?

張:無咩嘢可以整死一個人,其實無關痛癢,不要將自己放大。我們的新聞只不過人家茶餘飯後的話題而已,如果我們存在的價值令人開心,作為藝人,總算一場功德。

壹:秋怡的歌酬怎樣計?

張:人是我約的,條件留給製作公司傾,禮物我們就送了小小心意給她,阿靚揀的,女性喜歡袋吧。每個表演單位我們都準備了禮物,栢芝、 Aaron都有。

壹:郭富城、沈嘉偉( I.T老闆)算是富貴朋友,真沒一點距離感?

張:今日當然佢哋勁揪,但識的時候,大家一齊經歷過低潮。嘉偉的弟弟是我嶺南中學的同學,他的成就對我是一種鼓舞。我睇住郭富城舞台王者都仲咁勤力keep fit,我點可以養到個肚腩走出嚟?

我們之間沒有價值觀,他們的超級跑車,他們有等於我有,都揸唔晒。

女婿到外父

壹:你在台上許諾六十歲補拍婚紗照,當初為什麼無影到?

張:其實好拗氣,那時好多堪輿學家批死我倆,與佘詩曼的緋聞又跑了出來,因為這些反成效,你愈話我做唔到我愈做俾你睇。去美國做完show,在矽谷睇睇吓 HBO便落去註冊,好倉卒,好唔夢幻。

壹:我曾經以為袁詠儀和吳君如會是結婚結得最巴閉的,到頭來都簡簡單單。

張:一個人你不單聽她講什麼,還要看她做什麼。

壹:「魔童」怎麼了,我在後台逗他,四歲人仔竟已在換牙?

張:不是換牙,跟他公公在商場玩跌崩的。我與他很親子,但知道很快會完,八、九歲便不會黐老豆了,計落仲有一千五百日左右,好快,所以這一刻好珍貴。

壹:再生一個如何?

張:時間上已差不多,但我驚係女,阿靚希望生女,我則怕頂唔順將來看着她長大俾人追俾人呃,幾好嘅女婿都係衰,一定有嗌交鬧老婆的時候。因為我知我係點。


龍鳳鬥智

訪問後第二天,壹電視得獎名單公布。袁詠儀致電來:「做乜我老公無份?」

腦筋急轉彎,可以點答?

我說:「阿靚你幾年前已做過我們頒獎嘉賓,現在Chilam來攞獎,級數不對嘛。」

聽筒裡傳來張智霖的笑聲。

這兩夫婦,連電話也是open的。我試過SMS給丈夫,更絕,索性由妻子代覆。與其說袁詠儀管得嚴,不如說是張智霖令老婆信任自己的蓋世好橋––究竟誰在吃硬誰?

我甚至懷疑,老友你是否另有一個號碼?關注中。


扮張國榮,是少有不令人反感的成功例子。



「孩子其實似我,不過阿靚話似佢。」



捧蔡楓華場,與盧敏儀握手。睇真啲,外套正與訪問這天一樣,果然輕裝上陣。




少有做人嘉賓的郭富城也落力演出。



今夕何夕的許秋怡。



袁詠儀在台下看得又哭又笑。


撰文:余家強
攝影:譚旭堯
整理:許美寶
化妝: Hetty Kwong
髮型: Vic Kwan@Hair Culture
場地提供:怡東酒店
mailto:nextb@nextmedia.com


壹週刊 第1101期 2011.04.14

張智霖,JulianCheungChiLam,袁詠儀,靚靚,AnitaYuen
創作者介紹

BELOVED

婕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